【2016年6月】非遗传承人如何跟中小学校打交道

                     ——与楚雄州姚安坝子腔传承人刘彩菊聊传承方式 /  文:龙成鹏

 

编者按:2016年6月16日一6月26日,源生坊信卫波、龙成鹏驱车前往云南大姚县、姚安县、师宗县、墨江县,此行工作主要是在今年1月一3月下乡回访的基础上,为源生坊开办新的乡村传承项目,同时也为2016源生乡村音乐歌午艺术节寻找新的节目。


       6月18日,从马游回姚安。

 上午没吃早餐(找不到吃处),采访完省级乐器传承人郭自林后,我们开四十多分钟的车到姚安县城。

 进城找餐馆,找不到。在一个路口,突然遇到送葬队伍。先是两个人撒黄纸钱开道,后面紧跟着就是几个人抬着的棺材。街上满地黄纸,这突如其来的阵势挺恐怖。

 姚安是坝子,天很热。

 在一家回族餐馆吃午饭,恢复力气之后,打了系列电话。其中一个就是给刘彩菊。去年艺术节刘彩菊唱了坝子腔。

 约1点半,在梅葛广场见。她开一张面包车,穿一双高更鞋。

 停车,穿过广场去姚安文化馆找了一个房间坐着聊。

 坝子腔是汉族调子,之前听说跟马帮有关。但这次听到的是另一个说法。

 在郭自林家,他说他们有一个犁地赶牛的调子。这个调子,在汉族那里,就是坝子腔。郭的意思没讲清楚,但听起来,这两者就有这种对照关系。比较有说服力的是,郭唱了他们赶牛的调子,又哼了另一个调子,说那个就是坝子腔。

 问刘彩菊,答案又不一样。她说,有种彝族的唱腔,他们汉族称呼为小病腔,说唱起来,就像病人哼一样。在这个小病腔基础上,就有了坝子腔。也没有说得很清楚。但比较明确的是:坝子腔是这几十年才有的唱腔。

 刘彩菊谈到了她做传承的工作。“校长,你好,我叫刘彩菊,是坝子腔的传承人,想到你们学校来给学生上一堂课,可不可以?”刘彩菊是以上门推销那种方式,去学校搞传承。这个方式,并没有固定的时间,也没有固定的学生,只是几十分钟的一场讲座。事先,学校校长要审查歌词,那些“不健康”的歌词,比如“手牵手”等涉及感情的歌词都不能有。内容审查过关,就集中在教室里上课。

“同学们,我给你们讲坝子腔,你们想不想听,想听我就讲,不想听我就不讲。”

 学生都表示想听,于是刘彩菊开始讲课。方式先是把歌词写在黑板上,开始一句句教。

 坝子腔歌词,主要歌颂地方文化,尤其是现在,刘彩菊接触到的层面,最有用的就是政府的接待。唱词是即兴创作,但内容并无新意。

 坝子腔的价值,个人感觉,主要还是音乐方面。这种唱腔,比较有难度,嗓音要求也高,所以,会的人也极少。在姚安,为了搭一个男女对唱的戏,经常去楚雄州请另外一个艺人来参加演出。但现在,刘彩菊培养了一个徒弟,已经可以和她一起对唱了。

 最近,刘彩菊又招收了两个新徒弟,都是初中生,男女各一个。刘彩菊很满意,而他们也很有优秀。

 刘彩菊是做生意的人,唱坝子腔算是副业。起初,家里反对唱坝子腔,说歌词有伤风化。她说,为此不知道哭过多少,委屈过多少。现在的情况,刘彩菊似乎也很满意。主要是政府的支持和认可。几年前,被评委州级民间艺人,她听到消息,激动得连开着的车子都给撞了。随后,又被评为省级。刚刚得知消息,已经被评为国家级,只是还没有公布。

 在姚安停留,很短,跟刘彩菊聊了也就几十分钟。我们穿过广场时,看到李贽的塑像。李贽是明代著名的哲学家,做过姚安知府,辞官离开22年后自杀于狱中。

姚安在楚雄,并不能简单视为彝族的聚居地,这里坝子很大,跟后来我们去的大姚一样,很平。坝子主要就是汉族居住。刘彩菊说,我们错过时间了,否则,梅葛广场,经常有唱花灯的。我们在等刘彩菊时也注意到,很多老年人,穿着粉红色的演出服,化着妆在太阳底下穿过,似乎是从梅葛广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