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曲左:国家级传承人去世之后

编者按:

2017年3月23日至4月1日,源生坊工作人员信卫波、龙成鹏,完成了一次民族民间音乐的探访。这次行程,跨越2州7县的13个地方,涉及彝族、布朗族(莽人)、哈尼族等9个民族(支系)的16个“非遗”传承人。路上所见所闻以及相关思考,我们报告如下。


去曲左的路上.jpg


去曲左的路上

5年前的曲左.jpg


去曲左的山路



第1站,石屏曲左,3月23日。

早上9点,我们的车已经出了二环,抵达西山脚下。此后一路顺 畅,中午12点15日,抵达了石屏哨冲镇的曲左。

   曲左是源生坊一个卓有成效的项目点。这次我们再来这里主要要是给阿进锁、阿进旺两兄弟,做动员工作。 2012年我们在曲左,办了四弦“提高班”,阿进旺、阿进锁是其中的学员。提高班的老师,是他们的父亲、国家级传承人阿家文。这次办班的成效之一,是传承了《上四拍》和《下四拍》。这两个曲调,是著名的“滇南四大腔”的过门,在石屏彝族的四弦调中,难度最大,阿进锁、阿进旺两兄弟,弹琴30多年,都未能完全掌握。

去年12月,已经卧病多年的阿家文老师去世,曲左四弦此后的传承,只能落到阿进锁、阿进旺这一代人身上。


已经过世的国家级传承人阿家文老师~1.jpg


国家级传承人阿家文老师,2016年12月离世

石屏的彝族四弦.jpg


阿家文老师生前制作的四弦琴

我们在阿进旺家吃午饭。阿进锁也被我们约在了一起。我们聊到传承的事情,希望他们两兄弟都各自找二三十岁左右的学生跟他们学。

阿进旺之前通过电话,就传达过请他物色年轻人的意思。所以,这次见面,他就叫来两个青年,是阿进旺表弟家的孩子,他们是两兄弟,弟弟是“00后”,哥哥“90后”。

我们听了一下他们的弹奏。基本上是零基础。而且,更让我们意外的是,他们不仅没弹过乐器,而且也没有跳过这里有名的《团乐》。也就是说,乡村里现在过年过节、办酒席时经常可以见到的歌舞活动,他们都没有参与过。

造成这种情况,可能跟他们一直在学校读书有关。其中一位读过中专,没找到合适工作,现在回来。


阿进旺拨弄四弦.jpg


阿进旺在调弦


年轻是很好的阶段,但基础堪忧。特别是人生处在这个阶段,又难以稳定下来,潜心学习。所以,如果真要列入我们的项目,那还得进一步观察。

曲左歌舞氛围,已经算很不错。这里不仅技艺好,而且人数多,活动频繁。曲左在十多年前组建了一个四弦队,有十多个人,阿进旺两兄弟是里面的主力。四弦队经常到外地参加联谊活动,所以,日常生活与四弦演奏并不隔膜。

曲左的房子.jpg


曲左的房子


曲左的四弦,可能是石屏传承最好的地方。石屏的两个国家级“非遗”项目——《烟盒舞》和《海菜腔》,都需要四弦伴奏。但是在对应的国家级非遗传承的村子,已经找不到像曲左阿家文,或者他儿子这样的乐手了。唱歌时,担任过门和伴奏的四弦,几乎被省掉了,而跳舞时,则干脆改为放录音。

曲左的四弦,除了提供伴奏,还有独立的演绎。2016年艺术节期间,曲左带来的四弦《团乐》,就让民族音乐学家吴学源先生十分吃惊,说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个节目,都以为失传了。这个节目里面,乐手们边弹边唱边跳,技术难度很大,音乐歌舞的价值也极高。阿家文老师去世之前,我们对曲左的传承有些着急,但现在,阿老师那种大师般的技艺,既然已经不在,那曲左的传承只能从长计议了。


阿进锁在调弦2.jpg


阿进锁在拨弄四弦

下午我们本来想早点离开,但阿进锁家又要请吃饭。大概弟弟招待了午饭,哥哥也要招待一回,所以,我们早早的吃了晚饭。然后才告别曲左。

对于曲左,这次探访,我们的想法更加明确。阿进锁和阿进旺,以及其他的四弦队成员,都还有进步的空间。对此,我们只能从旁协助,比如,提供交流和锻炼机会,给他们看阿家文老师以前的录像等等。

另一方面,他们已经可以带学生,但是他们带的学生,一定要20多岁青年。我们给他父亲办传承班,是抢救状态下的保护——2012年做了传承班不久,阿家文老师就生病了——所以,年龄被我们忽略。但现在,他们都还年富力强,所以,他们的学生,一定要拉开年龄差距。


主编 刘晓津

采访 信卫波 龙成鹏

撰文 龙成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