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慕善村:用影像延续被中断的传承

2012年,张士林先生去世,我们在慕善村的乐器传承项目被迫中断。2017年,我们用当年留下的影像资料,找回以前的学生,继续被中断的传承。



第2站,石屏慕善村,3月23日。

石屏北部,从西向东,地势上山地逐渐被平坝替代,而民族则由彝族的花腰向三道红过渡。

慕善村,有狭长的坝子,无论地势还是族群文化,都符合这种过渡地带的特点。


张士林先生上世纪80年代参与的民间故事整理时的笔记,这些资料下落不明,可能被烧毁.jpg

张士林先生抄写的花腰彝族民间故事


慕善是花腰彝的聚集地。这里以“祭龙”(祭竜)和“耍龙”被大众所知,是云南乡村旅游新的目的地。但是,对源生坊来说,这里最重要的是四弦和花腰歌舞。


慕善村口的广告牌.jpg

村口的广告牌

2012年以前,这里有一位花腰重量级的文化传承人——张士林先生,他在上世纪90年代,被田丰先生邀请到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教授花腰歌舞。2006年、2007年,源生坊开始创办民间音乐的传承班时,张士林先生,是最早一批的受资助者。但2012年,84岁的张士林先生去世,花腰的四弦音乐的传承被中断。

2012年,源生坊虽然继续在慕善村做花腰歌舞传承项目,但花腰的四弦音乐不在项目之列。所以,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委托张士林的儿媳普发珍——源生坊花腰歌舞项目的老师——帮着寻找四弦乐手的学生。但是因为这里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乐器老师,所以要尝试四弦的传承,源生坊得稍微修改以前的传承方式。解决没有“老师”的办法,就是用此前源生坊刘晓津老师在慕善村拍的视频。当时是2002年,张士林先生身体还健康,面对镜头,他用四弦弹奏了六七个花腰的曲调。


张士林先生去世前,摄于2012年2月25日.jpg

已经离世的张士林先生,摄于2012年2月25日

这些视频,已经被刻录成碟子,准备发给学生。

但是,有过去的老艺人的视频还不够。慕善村的实际情况是,预计来学的两个学生,都没有四弦。为了鼓励他们学习,源生坊决定帮他们买四弦。这两把四弦的“使用权”给学生,“所有权”依旧归源生坊。但承诺如果学会,可以把四弦奖励给学生。

慕善村寨子对面,跨过水沟以及一片稻田,还有另外一个寨子。这个寨子,有这个坝子里,唯一一个会做四弦的匠人。普发珍带着我们去找人,黄昏时,到了四弦匠人家。做四弦的人不在,但见到两把四弦。价格初步谈定,但不知道是否能用,所以,我们跟他的家人商量,先借用一晚。


源生坊买的四弦.jpg

源生坊买的四弦

晚饭后,两个学生如约而至。普汝祥,1987年生,普祥四,1986年生,他们都已经结婚,算是乡村最安定的一个年龄段。我们围坐在普发珍家,听他们一个个自我介绍,并弹奏他们目前最拿手的曲子。

我们听下来,两位都有基础,能弹片段,熟悉花腰调子的,也能辨认出弹的是什么调子。比如,普汝祥弹《阿里以彻》,调子本身好听,所以,听起来,多少有点享受。


慕善花腰四弦传承班的学生.jpg


慕善花腰四弦传承班的学生2.jpg

10年前张老师的学生,现继续在慕善四弦传承班学习

这两人的情况,有一点源生坊特别重视。他们的基础,是10年前,张士林先生打下的。当时源生坊在慕善村尝试办传承班,他们两位都是当时的学生。据他们回忆,学四弦的,一共三人,当时都是20岁出头,没学多久,就出去打工了。另外,还有四个学跳舞唱歌的,这次们没有见到,按理也早已出嫁,甚至嫁到别处去了。

“找回”两个,我们都觉得挺幸运。特别是考虑到张士林先生,已经不在世,如果参加我们四弦班的学生,真是完全没有入门——没有入门有很多症状,这点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四弦班上,我们会详细交代——那我们提供的那些音乐视频,究竟能发挥多大作用,真的很不乐观。

现在好了,2012年后,我们就一直觉得无比遗憾的花腰四弦传承,终于可以用过去的影像为辅助,把10年前的“夹生饭”给煮熟。


张士林先生抄录的花腰长诗.jpg

张士林先生抄录的花腰长诗

23号晚上,我们听了他们各自的为存档进行的演奏后,在我们的提议下,普发珍一边捡菜——第二天她要去街上卖菜——一边在自由的琴音下,唱起了花腰调子。这是源生坊音乐调查经常会有场景。不过很多时候,作为工作者,我们都有难以详述的焦虑。但这一次,我们比较放松。这些调子,我们都熟悉,花腰歌舞的传承班,我们已经结业,我们相信四弦的班,肯定也能达到预期。

6.webp.jpg

村里的孩子

因为没有了乐器的权威,我们让张士林的儿子(小学教师,普发珍丈夫),以及另外围观的人,都畅所欲言。他们说花腰的四弦,两个曲子最重要,一个是《阿里么舍莫》,另一个就是《阿里以彻》。

张士林先生在传习馆时候的笔记.jpg

张士林老师在传习馆时的笔记

在张士林先生去世前20天,我们做过连续三天的采访。张老先生,像交待遗言一样,跟我们说,花腰的四弦,只要弹会《阿里么舍莫》,就不会失传。他没有提到《阿里以彻》。不过,新旧观点,差别并不大。我们这个新的传承班,就把这两个曲调作为了学习目标,考核时,我们就考核它们。


640.webp.jpg

张士林老师的背影


主编:刘晓津

采访:信卫波 龙成鹏

撰文:龙成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