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五十三)李立三:吹笛子,到我这是第三代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编者按】

李立三(李文三):男,红河彝族

1974年,生于红河县垤施村

1984年左右,开始学习笛子

1993年,进入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学习

1996年,离开传习馆

李立三,红河县垤施艺人,擅长笛子。

在垤施一带,李立三一家三代吹笛子,是当地吹得比较有名的。1974年出生的李立三,从小受父亲影响学习笛子,到了传习馆,和大多数同龄的学员不一样,李立三已经是一个掌握了本民族的音乐歌舞技艺的青年艺人。

在红河垤施彝族的传统歌舞中,笛子的地位极其重要。然而笛子演奏者也和其他乐器一样,正面临着没有传人的处境。李文三,这个“70后”,算是垤施歌舞民间艺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的成长跟家庭影响有关,跟上世纪80年代乡村的歌舞氛围有关。不过,他的同龄人并没有像他一样成长起来,传承危机已经显现。


我叫李立三,彝族,1974年出生,我家在红河县阿扎河乡垤施村民委员会1组。我有五姊妹,我是老三,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我爸爸是独子,出生7天,我爷爷就去世,那时候我爷爷30多岁。我爸爸以前做马帮,去建水运盐,一个月才回来一次。


6fb84e6agy1g437jirjkxj212w0t6x6q.jpg李立三,2011年7月


我学笛子,是家里的原因,我爷爷会笛子,我爸爸也会,到我这里是第三代。我爸爸会吹笛子,会做笛子。是我们寨子数一数二的。他去过北京演出,时间我记得不得了,应该是合作社的时候去的。那时候我们生产队种茶树,棕树。我爸爸不会做伙计,只会吹笛子,他吹笛子可以拿工分。


从北京回来几年后,1983年的时候,我爸爸就耳聋了,是被巫师他们诅咒成聋子的。他耳朵聋了以后,还会吹,但他吹的他听不见了,只有我听得见。我听了就在心里面记下来。他吹的是“乐作舞”里面的“采荞”、“擦背”、“三步弦”等等,他一调调地吹出来。从他的调子里面,我自己打草稿,一套套的标上自己看得懂的字符,放牛放羊的时候去山上学着吹。有时晚上,半夜三更的时候会起来回忆下我爸爸吹时的手势,怎么开始,怎么落尾。


那时候,我八九岁,读一二年级,星期五是劳动课,星期六、星期天不上课,我就去放牛放羊。家里有40多只羊,四头牛。带上笛子,随时学吹。晚上出去玩的时候,男男女女一起,遇上月亮圆的十五十六时,我也吹吹,男男女女对唱的对唱,跳舞的跳舞,吹的吹,一调一调的,就这样学出来的。


现在,歌舞方面,我家里除了我就我大哥会一点,他会对歌,会跳舞,我二哥会吹点,只是没我吹的好,独奏还可以,但和其他乐器合不起来。我弟弟那些就不会了,舞还会跳下,唱歌和乐器,都不会了。寨子里面,和我一般大的,像我这样会乐器的也没有了。我们七种乐器合奏的时候,我都是和五六十岁的一起合。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