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五十五)李立三:丰收回来就这样跳一年就这样过了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我们垤施歌舞,笛子是主,是老大。“乐作舞”是7种乐器伴奏,笛子第一个吹,单独吹了一个调子,其他乐器才跟着来。笛子吹的这部分,叫“依门调”,彝话叫“依门作舍”。我爸爸那时候讲,吹好这个调最关键,吹好这个,别的不成问题。这两段开场我吹了两个多月才会。我爸爸说,不会吹那两段,上台的机会的都没有。


6fb84e6agy1g437jm0xwvj212w0t67wi.jpg李立三,2011年10月


这两段有一分钟,在垤施歌舞里面,有召集人的意思。笛子一响,寨子里面的就出来了,平时你吹这个调,不管多远,只要听到,他们都会回你,就像打电话一样。吹完这个调,“采荞舞”才起步。后面就是“乐作舞”的另外的舞蹈。总共有9个舞,每个都有它的含义。“采荞调”是在丰收回来跳,意思是不要浪费荞子,好好收好;高兴了就跳“扭调”;休息下就跳“斗脚”,大家高兴在一起,你斗一脚我斗一脚;“斗脚”一过就“三步弦”,三步三步地跳,跳累了就休息下,再跳“找对象”,你找你的对象,我找我的对象;你抢抢,我抢抢,就“经线”,学以前的织布机,推来推去的;开始热闹起来,就“擦背”,“游调”和“翻身”,“游调”就是到处游了玩,模仿游玩的样子。一共9个调,9种生活,丰收回来就这样跳,一年就这样过了。


一年里面,火把节开始就跳,过年的时候,几天几夜地跳。以前,姑娘小伙子在一起,就买烟买酒去对歌,如果你对不赢又不认输,就对到什么时候都不管,对山歌就是要比输赢。


这是合作社那个时候了,现在改革开放了,变了。一个是出去打工了,为了几文钱,出去打工,去矿山挖矿,一见钱就眼睛红,没时间学传统文化了;一个是流行音乐影响大,年轻人喝喝酒,要唱歌,就唱卡拉OK,唱本民族的东西越来越少。一村子170多户人家,同龄的像我这样吹的,有头有尾会的没有了。五十岁以下跳的越来越少,五十岁以上的会跳的,动作慢,但乐器也很不会。下雨天,一窝窝在仓库(垤施一处公房)里唱唱的还有几个。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