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五十八)普旧芬:担心他不是中国人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编者按】

普旧芬:女,绿春彝族

1976年,生于绿春土嘎村

1993年,进入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学习

2005年,参加源生坊组织的美国巡回演出

普旧芬,绿春彝族艺人,唱、跳歌舞技艺俱佳,是绿春县牛孔乡土嘎村绿春栽秧鼓的重要传承人。

1988年,田丰下乡采风,在绿春县土嘎村发现了一个后来很著名的鼓,当地人叫“栽秧鼓”。当时面临失传,村里只有几个老太太会敲,而其中只有一个叫“白及白”的老人会敲全套24套鼓点。1993年创办传习馆,田丰从土嘎请来三位老太太,其中就有“白及白”老人(现已离世)。一同招来的还有几个土嘎村的年轻姑娘,普旧芬就是其中一个。在传习馆,除了学习歌舞,普旧芬还和后宝云老师一起管理很多生活后勤事务,当着传习馆的仓库保管员。

2006年初 ,呼应源生坊工作,普旧芬鼓动村里姑娘们,她们自己凑钱买牛皮,绷鼓面,和同村的李用小一起,领头开办了绿春栽秧鼓传承班。


田丰老师来绿春招生的时候,我没在村子,在县城。我在县城给我哥家看小孩。他们跟我说村子里面有这样一个事情,反正你也会敲一点鼓,要不要去试试?那时候我学会了几套栽秧鼓。然后我就去文化馆,那里有鼓,在那里考试。


田老师来考试,考生就我一个。当时我很紧张,从来没像这样过。也不知道敲了多少套,我记得的全部敲了。“打的可以呀,”田老师说,“到时候我们看吧,如果行了我们就发通知书给你们,我们到时候会通知你们的。”


6fb84e6agy1g46l8a9jmlj212w0r4qv6.jpg

普旧芬,传习馆时期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田丰老师。以前他去过我们村子,但我没见到,没有印象。他给我感觉像个老外,那个样子,一见到就觉得像外国人。“是真的假的,怕不是北京的吧?”我就很疑惑,担心他不是中国人,不是北京来的。他们说,是。“哎呀,万一我们真的去了怎么办?那个地方,是不是在昆明?还是出去外面?”那个时候我就很担心,怕他带我们出了云南,去了哪里不知道。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通知就发下来了,我被录取了。那时候就想,去还是不去?县民委那些来做工作,“通知你们几个都有了,要去那就一起去,去那边也是学习,互相学习,反正去也是供你们吃住,没有什么补贴,没有什么零花钱。”我们也想通了,就说好,出去看看。我们一起去的老老少少有好几个,有三个老太太,阿霞(李用小)她妈也在里面,所以那时候就去了。


去到传习馆,就像阿霞说的一样,到了那个地方,有点失望,“不来就好了,”就这样想。因为我们去的是安宁,西南林学院留下了一些老房子。我们一到就给我们安排好住的,然后一个人发一个大碗一双筷,每个人就吃一碗面条。就感觉在这个西南林学院里面一点都不舒服。但是,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反正全部人都这样,吃什么也无所谓了,吃饱就行了。反正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多的想法,就当出来玩一下。


6fb84e6agy1g46l9cv08qj212w0plhdu.jpg普旧芬,传习馆时期


对传习馆的生活,在这里的未来,我都没去想,稀里糊涂的。田丰老师倒是跟我们讲他的设想。说你们好好学,以后带你们到处去演出,好像哪里都可以去,以后要建一个民族村,有你们彝族村、纳西村,什么村都有……他什么都说了,但是那时候我们有点不相信。


传习馆慢慢地也在变,开始给我们发零花钱,一人发20块。20块也够用了。不上课的时候,我们就去逛街,买回来点毛线,打毛衣。传习馆发的钱,后来继续增加,慢慢就一百多两百。传习馆的生活,那时候,总的说还是好的。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