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八十三)字汝民:我们村子的刀舞在我父亲的父亲的时候就失传了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编者按】

字汝民:男,巍山彝族

1965年,生于巍山县

1986年,从军队退役,并加入巍山县民族文工队

1987年,受日本邀请演出

1988年,考入云南省文艺学校学习笛子,此后开始歌舞伴餐的演出

1994年,被聘为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教师,两年后离开,继续从事歌舞伴餐演出

2013年,回到巍山民族文工队

字汝民,巍山彝族艺人,传习馆最年轻的教师,擅长笛子、树叶等乐器,其25年的演艺经历就像一部改革开放以来的云南民族歌舞崎岖发展的简史。

字汝民的艺人成长之路,和别的艺人有些不同,他是在工作岗位上自学而成,无论是在民族文工队,还是搞歌舞伴餐,乃至后来的传习馆,他都有所收获,并逐渐积累出几项拿手的技艺。

从工作中自学成才,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就是驳杂,缺乏文化根基。如今,告别城市舞台回到巍山的字汝民,正试图弥补这个缺陷。但问题是巍山也在变化,巍山已不是他离开时的巍山,那么,他还能够从巍山找到对传统的新信仰吗?


我是大理巍山彝族,家在庙街镇古城村委会,1967年农历9月16出生。巍山分几片,我家那边属于东山。以阳瓜江(红河源头)为界,东边是东山,北西边是马鞍山,西边是五印,南边是青华。巍山彝族过去有四种打歌的说法,四种打歌,各自有别,就对应上面的四个不同的地方。


东山这片包括巍宝、庙街、大仓、永建四个镇,它们文化上接近,语言上百分之八、九十的相似,服饰也是基本一样,祭祀性的东西也一样,习俗也一样。东山的服饰,比较出名,可以追溯到南诏时期,东山彝族据说是南诏宫廷的后裔,他们的服饰工艺还保留着宫廷的华贵。我没有考证过,只是听老一辈人讲过。


巍山的变化,服饰方面不明显,从我小时候到现在,服饰的变化不大。但人变了,现在人比较懒惰,刺绣都不绣了,用机器来绣,但图案还主要是过去的图案。


在东山打歌中,服饰很重要。打歌比赛,赛什么?既要赛艺,也要赛装,赛美。打歌的时候要穿得漂漂亮亮的,人要漂亮,服装也要美。


东山打歌,最古朴的东西,还是他们唱的歌词和形式。那个是对歌,很古老的歌,像古诗一样背下来,你唱一调,我唱一调,一调接着一调,接不上的就认输。几天几夜都唱不完。


打歌的时候,按照过去的传统,起调是唱“开天辟地”,内容大概是喊天喊地,人从哪里来,祖先从哪里来。但是,这个现在不容易听到了,不唱了,这个调现在变成敬酒的,变成喜调。就是嫁姑娘,敬酒的时候唱,唱的内容主要是告诉小辈以后怎么做人。也叫哭嫁调,调子是很悲伤的,但又不是死人时候唱的那种悲歌。死人的时候唱的是另一种调子,那个配上唢呐,击鼓,调子更悲。有一年我上中央电视台录节目,这个调子因为太悲伤,最后都没有用上。


巍山打歌好些是用来祭祀。巍山彝族有一个习俗是“叫地脉”,彝话叫密柯林。几年一次,全寨子的人围着寨子四周的山转,把“地脉”叫回来,叫地脉的时候,也打歌,打的调子就是我们平时经常见的打歌调。


6fb84e6agy1g4vyy838rqj212w0pvb2b.jpg字汝民和家人


叫地脉是很重要的节日,是农历的二月八。这天现在已经变成巍山政府推动的节日,叫“中华彝族祭祖节”。叫地脉是“叫三年歇三年”,就是连续叫了三年之后,停三年再接着叫。如果当年没叫回来,第二年接着叫,叫到为止。叫到地脉,寨子就会五谷丰登,风调雨顺,人畜平安。


叫地脉的时候,寨子要栅大路,就是把路拦起来,不给外面的人进来。村子里面要派出10来个人去村子四周的山上巡游,女人不参加,只能男人,小孩自愿,也可以参加。有两个人抬着轿子,轿子里面放一盏灯,灯不能熄。我记得小时候,抬轿子的,村子里面会给他们一人两包烟,算是报酬。其余的有人吹芦笙,吹唢呐,吹笛子,有人耍着大刀,有人打鼓,还有人耍龙,还有人放炮。耍龙就是把人化妆成小丑,披着披风,弄成个傻子一样跳着走。


这些人在山上要边走边喊,“呜……吼……”。如果有人答应了,那就立即从地上抓起泥巴,挖一坑把早就准备好的墨盒埋进地里面,同时要放炮。然后把抓起的泥巴带着回到村子。泥巴很重要,要放在观音庙的地脉树前面供起来,包起来挂在树上,和一些用来祭祀的鸡挂(鸡腿)、猪肉等祭品一起供。这个泥土要派人守着,守三天,不能被人拿走了。


叫地脉回来,要在村子边的一个树林里集体做饭吃,叫“吃千家饭”。这顿饭很有讲究。米是大年初三的时候,一家一家要来的。一般是小孩子去要,小孩子学着乌鸦的叫声,一家家地去,每家都给点。我小时候也去要过,到哪一家还会给点糖吃。这天要杀猪杀羊杀鸡。猪是安排专门的人家提前养的。杀的时候不能用刀,不能见血,也不能用水。老人说,过去是不用刀的,因为不能见血。它们是闷死的,闷死以后,用火烧。烧了毛之后,那些肉,内脏要拿出来和米一起煮成稀饭。每家都分一部分,肉也分了带回去吃。


在密林柯,是不能说汉话,也很少讲话。吃饭的时候,放一声炮,吃完饭放第二声炮,放第三声炮的时候,每家领上家中来打歌的客人就去观音庙打歌。东山的打歌,主要特点是耍刀,两把刀对耍,巍山其他地区的打歌,没有这样的。


巍山的刀舞有80多套。开场是敬刀。后面有大行刀,小行刀,梅花刀等等。除了两把刀,还有一个芦笙。芦笙先吹,接着才是刀舞和其他人的舞蹈。敬刀的时候要敬火,敬四方。


巍山刀舞耍的刀,和现在有些不一样。我父亲讲,过去练刀的时候,要把萝卜绑在手臂上,腿上。刀子很快,耍起来要一片片的把萝卜削掉。那个刀,也很神圣,耍完放在庙里面,不准人动,像神一样。现在是到处乱扔,连卫生间都放。


我们村子的刀舞,在我父亲的时候,甚至我父亲的父亲的时候,就失传了。但是现在,我又学回来,再教给了村子的年轻人。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