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八十九)尼端:我叔叔是窝郎(头人)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编者按】

尼端:男,西盟佤族

1947年,生于西盟窝笼

1997年,加入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

尼端,西盟佤族最重要的歌手、乐器演奏艺人之一。

西盟的佤族音乐异常丰富,而尼端堪称全能,他不仅擅长独弦琴、木鼓这些绝活,而且嗓音极有天赋,会唱很多闻所未闻的古歌。另外,除了音乐歌舞,尼端还是兼职“魔巴”,在当地帮人祛病消灾,也偶尔帮政府执行诸如“镖牛”这样的体面仪式。

西盟佤族地区地区受经济大潮冲击严重,村里年轻一代外出打工,佤族传统音乐文化面临巨大的断裂。2012年,我们几次想要在尼端的窝笼村开办传承班,但因为村中无人能坚持学习,尼端也无力坚持开展,我们的计划都没能实现。目前,尼端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




6fb84e6agy1g4y9sxi04wj212w0t61kz.jpg2009年,尼端



我叫尼端,47年出生,家在西盟县中课镇窝笼村。中课过去是乡,现在改为镇。中课一共有五个村;村和部落差不多大,窝笼解放前也是一个部落,解放后才划成村。


解放后,我爸爸做过西盟县政协委员,他听党的话。我叔叔是窝郎(头人)。做窝郎不是因为有钱,我叔叔也穷,但他说话有人听,村子的人相信他,请他调解纠纷。解放后不久我叔叔就去世了,他死之后,寨子就交给我爸爸。


我爸爸去年去世(2014年),他活多少岁,我记不得,有100多岁吧。小时候我怕我爸爸,跟我叔叔的时间多一点,他敲木鼓的时候,放我坐在木鼓上,我的佤族音乐是我叔叔教的。

解放军给糖吃


在西盟,我们中课解放最晚。(解放军1950年12月进驻西盟)解放军来的时候,我已经会放牛了。解放(指“解放军”)要来的时候,村子的人吓我们,说不能听解放军的话,说他们会把我们拉到北京上海养了吃了,不给我们听党的话。那个时候我们没见过解放军,只是听爹妈讲,解放军要来了。

解放军来的时候,不住在寨子,在寨子外面,隔着几里。他们来寨子做宣传,跟我们的头人做工作,跟人民群众说话,叫不要乱敲乱打。我们窝笼最听话了,我们没有反对解放军,大部队从我们寨子下面(山脚)的河边过,不在我们寨子里打仗。


那时候,我们最穷,吃没有吃,穿没有穿。没有裤子穿,没有鞋子穿,不敢去县里。冷天没有穿的,就烤点火在火塘边睡,生活很苦。


解放军来了,给我们点饭吃,发点药,叫我们去读书,给每个人发两三颗糖。过年过节,標牛,解放军就来跟我们一起喝酒,挎着枪跟我们一起跳舞,我们都喜欢解放军。


解放军进来后,国民党也来到我们村子(指1958年暴乱前)。我还记得,有一个国民党(兵)让我带他去放马。他有三十岁左右,不知道是什么族,不知道从哪里来。他想跟我们合作打解放军。


我和他去放马,他唱歌我也跟着唱。认不得是什么族的歌,他这种唱我就跟着唱,“阿爹阿妈哟,呀做来呀做来,哟哟……”,就这种音,也不知道是什么歌。可能是“阿爹阿妈哟,老天老爷哟,现在解放军来撵我们了,到处跑……”那种了,伤心的。他们还是怕解放军嘛,解放军打了他们好多人的。

解放军来的时候,也带来了新的音乐,那些歌,我也喜欢。有一首是唱解放军来到佤山,“山高水也高,他们为什么来呢,是为了帮助落后的地方……”这样的歌好多。“阿佤人民唱新歌”也是解放军做的。杨正仁来西盟的时候,听了“白鹇鸟”,就写了这首歌。“白鹇鸟”是我们佤族的老歌。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