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青年》、《生如夏花》

云之南•源生电影会

放映影片:1、《返乡青年》;2、《生如夏花》
时间:3月28日下午2点—5:30
地点:创库源生坊剧场

影片介绍:
1、《返乡青年》
在3月21日的电影会上我们放映了蒋樾先生的《彼岸》,结束后,一个朋友找到我们,说可不可以在借电影会这个平台放他自己拍的片子。一听这主意不错,于是我们安排了这次放映。
片子叫《返乡青年》,由熊杰峰拍摄。熊杰峰何许人也?在名片上他有介绍:“独立创作纪录片”,另外还有“养殖品种黑猪”和“种植有机老品种水稻”等,在他的名字旁边他加上一个小括号,里面写着“农民”。他的这一注释现在看来多少有些名不副实,据他介绍他最近正在给广东那边拍纪录片,这样子他就基本上成了一个准职业的纪录片人了,恐怕养猪种稻的事都给耽搁,何况现在年时不好,只怕稻子也活不下去了。
杰峰是壮族人,在云南师宗县某个村子,在《返乡青年》一片中可以看到那里是个充满稻香的地方。不过,影片给我们呈现的主要不是乡村景观的诗意写照,而更多的是那些“返乡青年”对于这个玉米之乡的诸多危害行为。影片难能可贵之处在于透过短短三十分钟的时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未经系统训练的纪录人如何以朴素的方式讲述发生在自己家乡自己身边的故事,某种程度上这些影像代表了一种本土的声音,至少让我们作为外来者的观众看到了某种陌生,因此,影片无论是对于纪录片创作还是对于审视乡村的社会变迁都是极好的素材。
值得一提的是,熊杰峰是2008年才走上拍摄纪录片的道路,其缘起始于一位台湾的纪录片导演在杰峰家乡的工作。这位导演拍摄了杰峰,并且在离开的时候留下了电脑和dv。于是杰峰自己着手拍片,拍完后在家乡放映,并最后剪辑了《返乡青年》一片。某种程度上,杰峰是这位台湾导演带出来的学生,有朋友甚至说,杰峰的片子有台湾这位导演的味道。我们本想借此把台湾这位导演的片子也一同放映,让观众可以比较它们的异同,可惜时间紧来不及做申请。
不过,无论如何,《返乡青年》都是值得期待的,在这样一个缺少雨水的季节,影片中的那个稻香之国一定会让我们清凉一下的。我们还邀请了杰峰到场,届时也可以听听他对于乡村对于城市文明的宏论。
另外,影片在云大进行过放映,据杰峰说,他还会在放映的时候出售他的碟子,因为他的电脑坏了,想凑点钱买台电脑。

2、《生如夏花》(The Time of Living)
之所以安排这部影片与《返乡青年》一同放映,主要是为了给观众提供一个比较的视角。两部影片都事关少数民族以及乡村生活,是相关的一面,然后两位导演的身份不同,则是相异的一面。这种异同是否能在影片上具体得到体现,则有待观众的细心体会了。
《生如夏花》是朱静小姐的处女作,这位毕业于天津大学的药学硕士,09年3月至2010年3月就读于云南大学东亚影视人类学研究所,接受影视人类学的理论与实践的训练。《生如夏花》记录的是一个玉龙山下纳西人家庭的生活,这个家庭与丽江的其他家庭一样,经受着时代巨变带来的变迁,从这些不同辈分的家庭成员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变迁的点滴印迹。
对于一位四川泸州的女孩,记录一个纳西人的家庭生活,无疑是一次对他者的审视。这中间定然会发生许许多多的故事,它们涉及到一个外来人所经历的文化接触的系列问题,在纪录片、学术抱负、纳西人家庭以及在现代社会和个人文化身份等复杂问题的交织中,导演如何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以及如何具体完成影片叙事值得我们期待。当然,影片为我们展示的经历着传统向现代社会变迁的纳西人家庭也是难得一见的珍贵资料,无论是喜欢旅游还是热爱异文话的朋友,都可以从中得到丰富的启示。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生如夏花》这次的反映是第一次公开放映,所以这里要对朱静小姐和推荐这部影片的钟键先生表示感谢。
另外,预告一下,四月份第一周的电影会,我们将推出于坚先生的《碧色车站》,届时,于坚先生将莅临现场,欢迎朋友们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