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源生坊”原生态民族歌舞在京精彩亮相【人民日报海外版】

  云南“源生坊”原生态民族歌舞表演现场


  一支来自云南边远山区,手握锄把且天生能歌善舞的民间艺人,以他们日常的衣着和自制的乐器,不加雕琢的唱腔和原始自在的舞步,演绎自己的劳作和源自远古的祈祷仪式,展现云南远古先民对精神的信仰。日前,民间文化团体“源生坊”带着原生态民族节目亮相北京宋庄。16名民间艺人在90分钟12个节目的表演中,带给人们最本真的音乐盛宴,传达地道的《云南乡音》。

   花腰彝歌舞、巍山打歌、垤施歌舞、绿春栽秧鼓舞、滇南四大腔联唱……演出将云南彝族代表性歌舞“一网打尽”。源生坊负责人刘晓津充满底气地说:“这次我们带的是最好的演员,最好的节目。”七种民族乐器轮番上场,背景灯光由冷色调转为暖色调,舞蹈中的人群渐渐从含蓄悠远的意境中跳入热情欢乐的氛围之中。节目《垤施歌舞》以模仿人们生产生活的动作为内容,演员们整齐又不失个人特色的姿态,在一张一弛的节奏中默契上演。“云南歌舞有个特点,演员基本上需要又唱、又跳、又弹,一个节目下来演员很辛苦,他们的技艺值得敬佩。”刘晓津说。

  一束灯光,一位老人,一把三弦,一曲《赶马调》,把人们带到了有着山谷清泉的美丽世界。山谷之音高远,树叶之音清亮,巴乌之音呜咽悲泣,三弦之音寂寥清淡,简单的舞台,全情投入的演员,没有多余的杂质,音乐的纯粹让观众的情绪随之动容。“他们的声音澄澈质朴,充满了泥土的气息,这是在都市里听不到的天籁之音。”观众李女士感叹地说。

  谈到源生坊的未来,刘晓津一脸迷惘:“我现在就是一个打杂的,什么都做,但我认为我做的事很有意义。传承的过程很难,但我也要尽心尽力,也许它能继续存活下来,也许哪天它就消失了。”而她也在其中看到了希望,“现在跳《绿春彝》这支舞的演员中,有人从13岁就开始学习,之后她们便开始在村子里传承,慢慢地教其他孩子也能表演。有了这个传承过程,民族文化的保护就有曙光。”

  在《云南乡音》中,源生坊的表演始终怀着对传统的深深敬意。在“无包装不可活”的年代,这是一种近似于飞蛾扑火般的理想主义坚持。无疑,源生坊真诚、质朴、不做作、不放弃的态度又为民间艺术创造了独一无二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