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中的行进:云南民族歌舞乡村传承保护实践文献展

2015年12月21—25日,“2015源生乡村音乐歌舞艺术节”将在昆明举行,来自乡村的250位民间艺人将为我们带来最淳朴、最丰富的音乐、歌舞。借由这次艺术节的机会,我们邀请了几个来自民族音乐歌舞传承保护一线的机构和个人,将他们正在进行中的努力展示出来,通过不同机构的案列,展现云南民族音乐歌舞乡村传承保护实践的现实面貌。


这些机构和个人,有的是政府机构,有的是民间组织,有的是学术机构,有的是具有文化自觉的民族知识分子。我们希望,这次《田野中的行进》文献展能通过他们的实际行动,从不同刨面,让观众了解并继续关注民族音乐歌舞的传承与保护。


展览将于2015年12月11日在昆明创库的源生画廊开展,欢迎各界朋友共同来关注这些正在发生的“田野中的行进”。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当我受邀请,为今天展览写序言的时候,心里一直萦绕着的,是唐代诗人白居易这首朴素至真的诗句。


我们行进在大地,放目望去:高山,流水,白云,森林,我们为此欢呼,而很少注意到“原上草”——因为它太普通,太不起眼;它的根深深交结盘错在无垠的泥土中,自由生长,自由生发;它太广大,太辽阔,以至于人们觉得它作为大地植被的存在,是一种不必提及的存在。


我想,我们的民间艺术,也十分像这“原上草”。


九州方圆,“原上草”的命运是卑微的,历次人为运动的野火,阵阵烧燎,“原上草”岁岁枯荣,几经毁灭又几经生发。


今天的人们行进于田野,开始有人越来越多的关注“原上草”,关注我们文化生长的植被,为它松土,浇水,施肥,为它鼓动春风。它的存在如何,关乎我们对未来的想象,沙漠的景象是谁都不愿看到的。这个展览,可算作一个小小的例证。


希望,吹生“原上草”的春风,不断。


谨此。

刘晓津




田野中的行进之一:卡瓦格博文化社

1962年,德钦县取消了双语教学。从此,懂藏文的人寥寥无几,关于藏族的历史文化,也很少有人问津。2000年,卡瓦格博文化社藏文培训班的报名表“你为什么来学藏文”一栏里,大多数人都写着:想写自己的名字。为了这个心愿,藏文培训班已经持续了十几年。


在经济浪潮的冲击下,藏族生活中最重要的歌舞传统——弦子舞,曾几乎在德钦绝迹。2002年,一个偶然,卡瓦格博文化社弦子培训班把教室搬到了广场,德钦街上又一次响起了弦子的歌声,一直到今天,弦子舞在德钦再也没有断过。


1999年成立的“卡瓦格博文化社”,这个由几个藏族年轻人自发组成的组织,就这样摸着石头过河走了17年,他们做过的事,远不止这些。尽管现在有了一些外来NGO的支持,不用再像当初那样,每人200块200块的凑钱,但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现实的阻力也依旧不小。不过这些人从不曾忘记,他们穿着最隆重的藏装,带着最隆重的心情,向卡瓦格博盟过誓。正是这片初心,让这些如同奇迹一样的故事发生,并还将继续下去。


藏文班现场

弦子竞赛

鼓励村民自己动手制作弦子乐器

与来自巍山的朋友进行音乐交流

濒危文化之下马调演说现场

左力村生态农业示范活动

乡村之眼公益影像培训活动

华谊兄弟公益基金永芝村流动放映活动



田野中的行进之二:桫椤谷.滇绗草哈尼族社区保护与发展中心

阿卡然说三


我有一个梦想

有一天我们的民族都骄傲的说自己的母语

穿自己的美丽的衣服

唱祖先传承下来的古老优美的歌

在宁静的村庄里安居乐业

妇女们染织、刺绣

男人们编制并做各种农活

孩子们的笑脸就像盛开着的玫瑰花美丽芬芳

全族人都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世界最最美丽的森林里

他们不羡慕外面的世界

他们也不嫉妒不排斥温暖并感恩

那里物质丰美精神富有

古老优秀的民族文化是她们坚实的依靠

他们都如百年老树根一样

把自己的民族文化深深的扎根泥土

并开花结果从心的最深处!

——阿卡然说三



说三是一个快乐的人,在照片里他总是在笑。他有他的梦想,更有他的实践。凭借一个基层民族文化人的一己之力,他正在做着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作为土生土长的西双版纳哈尼族阿卡人,说三热爱自己的民族文化。他的记忆里有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热带雨林,有与山水融为一体的村寨,有儿时寨子里热闹的“滇衍”,人们讲着阿卡话,唱着阿卡歌,穿着美丽的阿卡服饰。而他正在做的努力就是为了让这种美好的日子留下来,保持民族文化鲜活的状态。



桫椤谷.滇绗草

哈尼族社区保护与发展中心


“滇绗草”是哈尼阿卡语的汉音译,“滇绗”意为平地、广场;而“草”,是跳舞、舞蹈的意思,连起来就是在平地上舞蹈。


以前,每个阿卡村寨的村头都有专门为男女青年设立的社交场地,就叫“滇绗”。每当夜幕降临,哈尼族男女晚饭后梳洗干净,打扮漂亮,相约着往滇绗里赶,去尽情展示自己的歌舞才华和手工技艺。


作为土生土长的哈尼人和热爱这块土地的人,阿卡然说三和他的朋友们想要恢复滇绗草。想要和寨子里的年轻人一起保护山林、活化传承文化、实现社区可持续发展,让家乡成为能带给所有人美好的地方。


2013年底他们注册了“桫椤谷.滇绗草哈尼族社区保护与发展中心”。说三本人从2014年起,以中心工作为全职事业。将多年来因为自己对哈尼文化的热爱,而结识的国内外各界朋友转化为工作的动力和资源。扎根社区,团结村寨居民一起,力求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更适于家乡的少数民族农村社区发展的道路。


他的梦想,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 “桫椤谷.滇绗草”的使命与目标

让生活在西双版纳山区的20万哈尼族同胞认识、理解、继承和传扬本民族文化,能自觉、合理、无破坏性地利用自然资源,形成发展与环境友好的良性循环让子孙后代也受益。


· “桫椤谷.滇绗草”中短期的目标

1、在族内能人的帮助合力下,结合传统和现代设计施工,在村里建造一所哈尼新民居作为社区中心。展示不破坏林木、水资源的前提下如何合理建屋,尽最大力量抢救、保护、挖掘、传承、发扬消逝中的民族文化传统!带动社区哈尼族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建筑风格,让森林里的哈尼族村寨与自然和谐发展!


2、以社区中心为依托,开发设立各种社区发展的相关项目,同时组建培养工作团队,扩大在社区、族群中的影响力。例如:哈尼族刺绣、民歌、语言、文字、手工艺品制作等各种培训班,以及在村里为国外和城市里的新人承办传统哈尼族婚礼,推动经济增收与传统文化保存与发展结合。





田野中的行进之三:丽江市古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中心

纳西族是云南特有的少数民族之一。纳西族的音乐温婉动听,有一种特别的悲澈宁静之美。纳西音乐的代表歌舞“热美蹉”于2008年列入国家第二批非遗保护项目名录;古典音乐套曲《白沙细乐》于2011年列入国家第三批非遗保护项目名录。此外还有大量受到省级、市级、区级非遗保护的音乐歌舞项目,以及数量丰富的民间古歌、小调、舞蹈。


面对如此宝贵、庞大的文化财富,近年来丽江市古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中心在认真进行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搜集、整理和保护管理工作的同时,还积极组织开展对外民族民间文化交流和展示展演等活动。曾先后组织纳西族优秀民间歌手、艺人和各级非遗传承人到美国、德国、法国、荷兰、匈牙利等欧美各国以及在国内各大城市进行民族传统文化交流演出和学术交流演讲等活动。他们所展演的节目极具民族性、原始性,还具有较强的视听效果,备受中外专家学者和观众的喜爱和好评。


80年代的纳西族著名民间歌手及艺人

雪山天籁


白沙细乐


在彩云之南,在遥远的云岭深处,有一个美丽神奇的地方——丽江。这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雄奇俊美的湖光山色让人流连忘返,魂牵梦萦;这里,多元文化异彩纷呈,独特奇异的民俗风情让人目不暇接,心醉神迷。这是一方神话般的世界,被称之为是美丽、神秘而又富足的“香格里拉”。莹莹白雪、清清玉泉孕育了纳西人的艺术天赋和创造灵感,不仅产生了开启人类童年文明的钥匙——东巴象形文字,而且创造了一个清丽脱俗的艺术之苑、音乐之邦。其中极具代表性的是被誉为人类音乐“活化石”的纳西族古典音乐套曲《白沙细乐》。


《白沙细乐》,又名“崩时细哩”,是熔乐、歌、舞为一炉的大型古典音乐套曲,源于宋元,兴盛于明清。公元13世纪的中国,南宋、金、西夏、大理、西辽、蒙古、吐蕃等政权并存。在各方政治势力割据,战火连绵不绝的这一特殊时期,纳西族地区同样充斥着动荡与不安,在民族内部分分合合的进程中,多次发生部落之间的战争。由此,富有音乐天赋的纳西先民创作了《白沙细乐》这一稀世奇珍,反映部落纷争的残酷,表达了渴望和平、向往幸福的美好理想。她既是一曲生命的挽歌,更是一曲生命的赞歌。


《白沙细乐》由《笃》、《一封书》、《三思吉》、《美命唔》、《美丽的白云》、《跺蹉》、《抗蹉》、《幕布》八个乐章有序组成,苑若一首器乐歌舞浑然天成的交响诗,时而气势磅礴、幽远深沉,时而委婉流畅、如泣如诉。整部套曲在内容上以部落战争的悲剧故事贯穿始终,逻辑严密,一气呵成;在表现形式上,依循“起、承、转、合”的法则,以再现自由变奏、和声、复调等手法反复展衍,配以唱词和舞蹈;在主题表达上,把战争的刀光剑影、磅礴惨烈幻化成期冀安宁、追求和平的美好祈愿。因而形成一部结构严谨,有起有落,而又极富哲理的音乐作品。这在中国和世界民族音乐史上是独具特色的。


《白沙细乐》以战争与情感为主线,把三江并流的情致,高原雪山的肃穆,部落战争的悲壮揉入乐舞之中,因而形成了她独特的灵韵,以其原始性、古老性和思想性、艺术性,成为民族音乐的“活标本”、“活化石”,宛若璀璨的明珠,闪耀在民族音乐的星空,是中国少数民族音乐的杰出代表作品。她以其以音乐特有的灵性,反思战争,渴求和平,感悟生命的悲悯,闪现人性的真谛,穿越悠远时空之后,至今仍旧撼动人心。2011年5月,纳西族《白沙细乐》被国务院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丽江市古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中心


白沙细乐之抗磋(弓箭舞)

丽江古城白沙细乐传习队

玉水寨白沙细乐传习队

民族音乐学专家杨曾烈老师演奏“波伯”

白沙细乐传承点挂牌

在乡村开展



田野中的行进之四:孟连县文化局


孟连是有着多元民族文化的边疆小城,不同民族、不同支系的人们世代和谐的生活在这里,也使得这里的民间音乐歌舞异常丰富多姿。这里有着烂漫如山花的哈尼阿卡音乐,有着快乐天然的拉祜音乐,有着不同傣族支系的古歌老调。这里更有着600年无间断传承的傣族宣抚司古乐,到今天,曾为最后一位土司演奏过的芒朗寨乐队,还有着自发而有序的传承。


近年来孟连县文化局积极对民族民间歌舞音乐进行搜集、整理和保护管理。帮助成立了“孟连县傣族宣抚古乐协会”,在小学校园设立传承试验基地。并组织年轻的歌舞团演员,到村寨乡间向民间艺人学习,搜集掌握活态的民间音乐歌舞。2006年以宣抚古乐为主题,编排歌、舞、乐《所·窝罕》,参加省市比赛和展演,得到省内外专家的认可和关注。






孟连傣族宣抚古乐


孟连县傣族宣抚古乐源于明代,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所演奏的曲目规整、风格独特,旋律优美动听,不受外来音乐的冲击和影响,原汁原味地保存着数百年来傣族民间和官场音乐的基本状貌。它的艺术、历史价值和民族民俗文化价值很高,堪称傣族民间传统音乐中难得的瑰宝。


历史上孟连县是通往缅甸、泰国的重要通道,又是历代“孟连宣抚司署”官府的所在地,是这一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孟连傣族土司被朝廷封为“孟连长官司”之后举行隆重庆典时,芒朗乐队被召进宣抚司府内表演祝贺,深受土司头人的欢心和看重,于是被封为孟连宣抚司的“官府乐队”。同时土司还指任千总补和千罕府兄弟俩为这个乐队的领头人。从那时起,这个封号世袭相传,伴随着孟连宣抚司28代历任土司世袭为官的历史,芒朗寨的这支傣族乐队也就一代一代的传袭下来。


现年80岁高龄的芒朗寨乐手龙三龙,是目前健在的到过孟连土司府的老民间艺人之一,那时的他年仅11岁,因学艺有成,被特邀与他的老师同去。2002年他被评为云南省“民间乐师”。据龙三龙老人介绍,芒朗乐队是一支民间乐队,平时劳动之余自娱自乐。遇到村寨有节庆、嫁娶、上新房等活动时,乐队就会主动或受邀去表演祝贺。表演多数是无偿的,有时也会有点酬劳,很受大家喜爱和崇拜。不少小孩和年轻人会自动去找乐队的老师拜师学艺,盼望着有一天也能够参加乐队的表演。后来被孟连宣抚土司看重册封为“官府乐队”。


这支乐队演奏的古乐曲目起源于芒朗,而因后被宣抚土司看重并册封利用,所演奏演唱的曲目都经土司点定认可,尽管这些音乐曲目产生于民间,但进府后变成宣抚土司及达官贵人享受的专利。久而久之,在老百姓心里古乐便成为了宣抚司的专利。这支官府乐队,平时生存于民间,既是群众性自娱自乐的民间表演乐队,又是随时应差到宣抚司府表演的官府乐队。官府的册封对这支民间乐队的生存、表演方式、演奏曲目,产生了有力保障,因而使这支民间的乐队能延传不息600多年,保留至今。


2007年3月,孟连县成立了“孟连县傣族宣抚古乐协会”,并以“协会”的名义申请注册了“宣抚古乐”。2011年,宣抚古乐协会在孟连县一小举行宣抚古乐进校园挂牌仪式,在小学校园里建立了宣抚古乐传承试验基地。传承班分乐队、舞队、歌队,每周四有老师授课一小时,现已初具成效。

——周汉东







田野中的行进之五: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

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暨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一直致力于西南少数民族社会的研究,少数民族文化及其传承发展问题是研究的重点之一。尤其是2012年“中国西南边疆民族文化传承传播与产业化协同创新中心”成立之后,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暨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致力于少数民族文化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传播与发展问题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






四川前所摩梭葬礼(张海)


石林彝族自治县斗牛(陈学礼)


撒尼妇女洗麻(陈学礼)


摩梭女孩成年礼穿裙子(张海)


兰坪普米族竹编(朱凌飞)


傣讷织布(龙晓燕)


城子村拴线(金少萍)


抄纸—勐海曼召造纸(金少萍拍摄)


【以上图片由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暨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提供,均为该院师生在各地进行田野调查时所拍摄。】





2015源生乡村音乐歌舞艺术节·展览

田野中的行进

云南民族歌舞乡村传承保护实践文献展


参展单位

卡瓦博格文化社

来者文化

阿卡然说三

“桫椤谷·滇绗草”哈尼族社区保护与发展中心

丽江市古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中心

孟连县文化局

孟连县傣族宣抚古乐协会

云南大学民族研究院暨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

云南源生坊民族文化发展中心


策展人

曹筝琪娜


总监

刘晓津


展览地点

昆明创库源生画廊(西坝路101号,原机模厂内)


展览时间

2015年12月11日—2016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