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葛传承:从口头到文本,再到口头:记2019年4月梅葛第一期传承班(成人班)结业



从口头到文本,再到口头


4月13日,楚雄州姚安县马游村的梅葛第一期传承班考核,我随同事信卫波当天从昆明出发,去郭晓炜老师家。郭晓炜在姚安县非遗中心工作,主持编撰了收录最全的“梅葛史诗丛书”,2016年我们结识以来,就想请他在村子里办一个传承班,把原本支离破碎,现已凑齐为一个300多万字的文本的梅葛史诗,重新比较系统的加以传承。


6fb84e6aly1g2bbju1cyoj20sg0iy4qp.jpg2017年凛冬将至,我们在炭火旁开启了梅葛史诗的传承项目


2017年11月,几经商谈,这个愿望变成现实。源生坊在这里办起了一个比较特殊的传承班,源生坊这边由信卫波负责,郭晓炜这位云艺学音乐的专业人士,则担任马游方面的组织者、辅导者——而非技艺的教授者。学员的学习,主要通过已经整理好的文字和此前郭晓炜用了几年时间收集的梅葛录音。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传承班,所传承的内容,不是来自某一个传承人,而是来自姚安北部的马游、左门一带不同梅葛的传唱者。这样的传承当然也不是个别传承人的“口传心授”,而是借用已经文本化的材料,即从已保存的文本,再返回到活态的传承。


6fb84e6aly1g2bblg8gw8j20ry0ik7wh.jpg郭晓炜家门口源生坊的挂牌


学会唱13个小时的史诗,用了1年半


4月13日的考核,是两个传承班中的成人班——成人班学员9人,少儿班学员也是9人,第一期的少儿班2018年9月已经考核完毕。成人班与少儿班同时考核过一次,但均未考核通过,所以,这次考核是补考。


6fb84e6aly1g2bbvf0fskj20u0168u10.jpg


6fb84e6aly1g2bbvkrcn2j20u0190kjo.jpg


6fb84e6aly1g2bbw31zk8j20u0164hdx.jpg


6fb84e6aly1g2bbvt5l8aj20u0168x6s.jpg


6fb84e6aly1g2bbv779cwj20u01901l1.jpg少儿班的小学员

6fb84e6aly1g2bc1atzz1j212w0px4qq.jpg


6fb84e6aly1g2bc2prlnij20sg0hy4me.jpg不同季节的马游坝子,这里是有故事的地方


传承内容来自“梅葛本源”,在郭晓炜主编的“梅葛史诗丛书”中,这部分内容有近100万字,作为第一期传承班,我们只选取了其中讲述创世的部分,也就是前109页。这部分内容,讲述在盘古创造的天地是一个半成品,经过格滋天神最后把天地造出来。


6fb84e6aly1g2bc8umz0ij212w0pxnpd.jpg

6fb84e6aly1g2bcbpbnkjj212w0pxu0x.jpg

6fb84e6aly1g2bccwneb4j20s00im1kx.jpg2018年4月,源生坊到郭晓炜家做少儿班、成人班期中考核、检查


梅葛本源部分,尽管唱词体系庞杂,但唱调只有一个。所以拟定传承目标时,我们商定下的方式,就是选取创世这一部分,希望掌握创世的唱法、唱词后,后面的部分在今后的生活里慢慢传习。但即使只是一部分,也长达53个唱段(一问一答),而每一段演唱耗时15分钟左右,总计时常接近800分钟。过去,这部分内容号称要唱“三天三夜”,郭晓炜告诉我,几年前整理时,他把原来一些枝蔓的内容删除,现在这个“科学”的版本,已减少了不少时长。


6fb84e6aly1g2bcfsmt2jj20e10ikk54.jpg“梅葛史诗丛书”,全5册,重达9公斤


针对这种动辄十数个小时的内容,考核方式也做了变通。上次(2018年9月15日—16日)是两个学员对唱(一问一答)为一组,随机选3至4个唱段,这次是补考,只选了2个唱段。这些唱段都是临时从唱本中挑选(上次考核时,还有一部分内容没学完),每组学员都不同,每个学员也事先不知道要考核哪一部分。基本上,结合平时的传承情况,我们认为,这样的考核方式,能够反映实际的传承结果。


源生坊信卫波准备考核的资料源生坊信卫波准备考核的资料


考核是对唱方式(一问一答),两个学员,各自担任对方的搭档。考核从9点开始,持续到11点。这次考核很顺利,所有学员都通过考核。结束后,信卫波给学员们发了此前曾诺的务工补贴,这持续近1年半,每周聚会一次的传承班正式结业。


6fb84e6aly1g2bcky1rbtj20rz0inb29.jpg

考核两人一组,这次是补考,考2个唱段


学员有3个不识汉字


源生坊从2011年至今,已经创建了xx个民族民间歌舞传承班,其中,马游郭晓炜的传承班,可能是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的一个。这个传承班,除年龄56岁的自成和有基础外,其他都是零基础。女学员5人,男学员4人,最小的30岁,最长的56岁,其中女学员年龄较男学员为小,平均30出头。所有学员都已成家,绝大多数在本村务农。


6fb84e6aly1g2bd0gwe0nj20u016pu10.jpg

6fb84e6aly1g2bd3akvrwj20u0190qv8.jpg

成人班学员


这个传承班,在传承的方式上也比较独特,不仅有文本为学员提供可以一句句演唱和对答的“歌本”,而且还提供了一一对应的录音。9个学员有3个不识字,所以,音频和每周一起的学习,对他们的帮助尤其大。对长篇史诗来说,在不识字的情况下的传承,在源生坊的传承班中很少见,我相信在云南的各种类似项目中,也不会很多。


此外,梅葛创世部分的彝语,有一部分属于古音,即使都会说现代彝语,但也像我们读文言文一样读不懂这些古语,所以,即使有整理好的“唱本”,当用民间的唱腔,用传统的彝族语言进行演唱时,中间还是要经历多重翻译。所以,为了便于记忆,识字的学员,在发给他们的教材上做了很详细的笔记。我详细看过其中一个女学员的笔记,从使用的痕迹上,便可看出其学习中的投入。


6fb84e6aly1g2bd8y7tezj20u01904qs.jpg


6fb84e6aly1g2bdcutct8j20u01907wk.jpg2018年发的学员的教材


少儿班第一期比成人班还更早结业


少儿班第一期结束于去年9月。第一次考核就通过,学习成效也十分显著。学员为6岁至11岁的孩童,3个男孩,6个女孩,除郭晓炜的女儿外,其余均在本村读小学。他们完全是零基础,个别学生起初甚至连彝语都说不好。


6fb84e6aly1g2bdn022y2j212w0px4qq.jpg

6fb84e6aly1g2bdmqfcmlj212w0px4qq.jpg

少儿班在上课,郭晓炜用钢琴给小学员定音


少儿班也是每周一次,一般是周六从7点半到8点半。少儿班结束后,是成人班,成人班则会持续到12点,甚至凌晨一两点。学习时间,偶尔有调整,因为郭晓炜也被政府抽调到扶贫前线,有时候周末也不准时回来。但基本上,每周的一次的学习时间能够保证。


少儿班学习内容是38首彝族儿歌,这些歌曲被收入《梅葛曲集》,也作为“梅葛史诗丛书”在云南省民宗委等机构的资助下得以出版。少儿班考核结束后,源生坊买了一些学习用品作为奖励,并给每个孩子颁发了奖状。成人班的奖状,预计5月份会颁发到位。


6fb84e6aly1g2bdohmjbmj20ci0io15h.jpg

考核结束后,学员签字领取务工补贴


梅葛传承班,未来还将继续。少儿班自去年考核后,新的传承内容又已经持续了半年多;成人班第二期将围绕梅葛的“恋歌”部分进行,这部分的情形又与“本源部分”略有不同,主要是唱腔更多。本源就一个唱腔,而恋歌则不少于五六种。所以,传承班的教学目标,也针对这种情况有所调整。



传承班,或许是另一种启蒙


源生坊委托郭晓炜创办的梅葛第一期传承班,在一个寻常的日子里顺利结束。没有隆重的仪式,但梅葛学员都很开心。11点,信卫波讲了一番总结、鼓励的话后,几位男学员先是零零星星吹其葫芦笙,接着,气氛起来,拉开椅子,几位男学员一起挑起葫芦笙舞蹈。


6fb84e6aly1g2bdpnkrntj20ry0imb29.jpg

考核结束


先是喜庆时领舞的调子,接着换成结婚时送新娘的调子——这个调子是边走路边吹葫芦笙,节奏不同于舞步。再后面,又吹了一个结婚时送新郎入赘女方家时的调子。这时,能够吹奏的就只有56岁的自成和,而他吹到中途,也停了下来。这个调子,就要失传了。


6fb84e6aly1g2bdr1czjsj20rx0io7wh.jpg


6fb84e6aly1g2bdr4gyosj20ry0ip7wh.jpg

考核结束后,玩起葫芦笙舞,梅葛是国家级“非遗”项目,葫芦笙好像是省级项目


12点,女学员陆续回家,剩下能熬夜的男学员,在郭晓炜家二楼的露台继续聊天。中心的议题,是微信群里面,与一位也能够唱梅葛女歌手对唱。那位微信名叫“有爱才有家”的歌手,更一位男学员,你来我往唱了好长一段。当对方唱不下去的时候,这边一群人就大声地笑。


6fb84e6aly1g2bdskld16j20s00ir1i6.jpg


6fb84e6aly1g2bdsili5ij20rx0in7wh.jpg学员在微信群里聊天。这样的群,在当地现在很普遍


梅葛这种歌唱方式,并不是抽象的文本,而是实际生活中带来社交与愉悦的文化技能。这种需求在今天的社交软件和自媒体普及之后,似乎在持续增长。源生坊的传承班,倡导传统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在文化保护还需要当地精英、外来力量动员的背景下,起到了破冰的作用。


民族民间文化传承在乡村,无论是在马游还是在别处,都不是一呼百应的,但也绝非死水一滩。过去几十年的生活,大体方向是告别传统,远离民族的传统文化,这种生活和观念形成的“惯性”力量目前还很强大,以至大多数人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模棱两可——不反对,也不十分向往。这是很特别的状态,要改变,需当地人和外来力量的介入,小心翼翼地介入。而这种介入的工作,或许也是另一种启蒙。



主编:刘晓津

文:龙成鹏

图:龙成鹏 信卫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