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四十八)普发珍:把最真实最传统最原始的保留下来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传习馆的解散是一个痛苦的问题。你看我本人又喜爱这方面,而且我在传习馆认识了那么多的朋友,学到了那么多的民族文化。在家的时候我只会唱我们花腰彝的,但去了传习馆,我不仅学会了好多,而且即使没学会唱,我也会听,人家唱出来,就知道是什么民族的,什么支系,哪个场合下唱的。这些都是在传习馆学的,但它突然就解散了,怎么会解散呢?!怎么会到这一步啊!当时解散的时候我的小孩还小,还想着他大一点以后带他来传习馆。


6fb84e6agy1g41usxhx6yj20ka1edqv6.jpg


6fb84e6agy1g41uskde6sj212w0t6kjm.jpg普发珍,2011年10月


田老师办传习馆,是为了拯救我们的民族文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他去我们民族的地方去了几次,第一次村村寨寨有唱有跳的,第二次就变了点点,一次不如一次。所以,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求真禁变”,要把真真实实的文化传下来,要把最真实,最传统,最原始的保留下来,“这就是你活在世上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生活方式”,田老师说。


“求真禁变”,我的理解就是不要把你民族文化的原始味道,变成现代的,不要用现代的掩盖传统的,新款不要掩盖老款,不要让原始的民族文化受到现代文化的影响。


田老师办传习馆的想法,我是很赞成的,我们听他的课,分析他做的事,觉得我们有责任继续把我们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虽然传习馆已经没有了。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