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五十)李文义:我六十来岁了什么错误也没犯过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我的经历是很普通的。七几年的时候,我就出来打工了,我们那时候出来是去挖路。我没有文化,做不了别的,家里面又困难,出来挣点钱。我挖路去过一些地方,去过思茅,思茅到景洪的公路,我们挖过一段,挖到了澜沧江,我也去金平挖过。


6fb84e6agy1g430y607n4j212w0qiu0x.jpg


6fb84e6agy1g430x3rbpmj212w0rae82.jpg


6fb84e6agy1g430f8t3tgj212w0rle82.jpg


6fb84e6agy1g430yd2kq4j212w0nxkjl.jpg1999年-2000年间,李文义、王里亮受邀到美国演出


挖路的事情,最记得的就是挖了三个月,没有拿到钱。钱被包工头贪污了。还有就是见到有的地方比我们还穷。金平我也去了,那个地方吃苞谷,生小孩都没有米吃。我们在那里的时候,去村子里面买猪,卖猪的那家生孩子,米也没有,我们就拿点给他们吃。去村子里面,他们叫我“干部”,我说我不识字,不是干部。我六十来岁了,什么错误也没犯过。


去计划生育宣传队是挖路回来以后。我属马那个儿子没有超生,属猴那年开始搞计划生育(1980年)。我们的工作是阿扎乡安排,每次宣传时间是一个星期左右,加上排练。去五个村委会巡回演出,去了过着这些村委会,他们没有宣传能力。宣传队,有十五六个人,有七种乐器,有唱歌跳舞,有小品节目。跳的穿民族服装,弹的不用穿,穿白衬衣。


宣传队里面,有几个后来被田丰老师选中,来传习馆,吹树叶的,卢布阿才(李毛举)死在传习馆了。宣传队有彝族哈尼族,我们的乐器差不多,经常在一起,我们的“乐作舞”他们也会。宣传队表演的节目,有我们民族的,也有汉族的。我们民族就是“乐作舞”这些,乐器配合,唱“以切”这些山歌,汉族的是计划生育宣传的歌。两个女的和两个男的对唱,一个说一回“计划生育就是好,男女老少身体好,少生优生”这些。他们边说边跳。


计划生育宣传的歌,是他们写的,我们只负责弹,唱是汉话唱。演出之前,开一两个晚上的会。演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他们不请吃饭,乡里面给伙食费,只供吃,不给工资。他们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去。


这个演出观众是叫来听的,是任务,节目他们应该是喜欢的,不喜欢的也说喜欢,当官的要来,不喜欢也不敢说。一个村委会,不来看节目的也有,坐不下。


这个宣传工作我做了一年。当官的说“人多地少”“粮食不够吃”,这些我也是懂的。计划生育有好处也有坏处,如果生很多个,饭也吃不饱,衣服也买不起,如果只生一个,他好好活着就好,要是他不在了,他家的香火就断了,想生也不行了。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