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五十六)李立三:他对我就像对亲人一样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我是93年那批去传习馆的。去传习馆之前,我在个旧挖矿。我13岁就去矿山,那时候是80年代,去个旧车费才要2块8。我书没读好,读到5年级就不读了。


田丰老师来垤施招人的时候,我刚刚从个旧回来。11月25号到家,第二天就听说田丰老师来招人,到处问有没有吹笛子的,我有一个叔叔是村委会搞计划生育宣传的,他知道就跟我说:“文山,你会吹笛子,会跳舞,是好事,要出去吹。”我就拿着笛子去见田丰老师。他听了我吹的,说好,让我马上去报道,28号就到了传习馆。


考完试,田老师就先走,我们第二天(27号)走路到阿扎河乡,再坐车去建水。晚上到建水,第二天到了安宁的西南林学院(传习馆校址)。昆明我以前就去过,我跟一些兄弟在“昆钢”建房子。但这回,我是来做学生,学习民族传统文化。


在传习馆,我是学生也是老师。学的方面很多,有绿春栽秧鼓。栽秧鼓24套,传女不传男,但我也学了,我还是第一个学会的。还学了巍山打歌,里面有青华打歌、东山打歌、马鞍山打歌、五印打歌这些。其他的还有建水哈尼族的铓鼓舞,大理白族的霸王鞭,办丧事的跳舞,念经,等等。


教的方面,是教他们跳垤施歌舞,一天教4节课,大理、石屏、绿春的姑娘,她们的垤施歌舞都是我教的。


在传习馆,除了学习,我们自己种地。我们组除了我,其他全是女生,好多活都是我干,比如挑水浇菜这些。我们还养兔子,很好玩。


在传习馆,田丰老师对我很好,他从来没有批评过我做的事。那些女生穿高跟鞋,田老师不允许,涂口红也不允许,唱流行歌曲也不允许。我穿木鞋,古老的那种,田老师就高兴。


田老师看得起我,他说我学东西很快,不是乱七八糟的人,就很放心我。搞火把节晚会那时,他让我做录音,现在回想起来,感觉他对我就像对亲人一样。有一回,我骑三轮车回来,在路上就头晕,我以为见到鬼了,回来后弄了一些饭、酒、烟送出去,就好了。田老师就来看我,问好了没有,他挺关心我的。


我在传习馆在了3年,1996年就回去了。回去是因为结婚了。我95年办的喜事,媳妇是洛孟的人,也是传习馆的学员。97年,我小孩有一岁。传习馆去广州啤酒节,我又上来,是农历的8月。去广州一个月,我的父亲就死了。发了3个电报到传习馆,我回来才看到。田老师给我买了车票,我就回了垤施。我父亲还没下葬,摆了一个月等我来。


再后来,我就去了海南,就没有再回传习馆。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