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五十七)李立三:要让它站起来,要给它冲锋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我在家的时候,会垤施歌舞,在传习馆又学了其他民族的歌舞,因为会这些,红河县文化局的介绍我去了海南岛,在中华民族文化村演出,接待外宾。我1997年去的海南,在了两年多,一家都在,小孩也去了。


我的工作是唱,吹。一个月1800块。那个地方,见不到家乡人。待久了没意思,就回来了,老板还一直不放我走,但没留住。这是2000年,那是我在外面演出时间最长的一次。再后面,我就是短时间的演出。2006年还去云南艺术学院上过课,教他们跳垤施歌舞,马鞍山打歌这些,和吴丙仁、普家则几个一起去的,教了一个礼拜。


后面我就去打工,经常去个旧、建水那边挖矿。我去过很多矿井,知道哪些矿好,摸摸就知道。08、09年那时候,和几个老板入股做矿,亏了。第一次打了一千多米深,没打到矿,打到一些铁,100块一吨,连电费都不够,值钱的矿都没有了。


我是不想去挖矿了,挖矿2000多米的进去,不到半小时不出来,哪里有危险也不知道,耳朵不好的,哪掉东西也不知道。但不挖矿,也没得出路。家里面,老人小孩,一个月也要400块才够。不过,赚不到钱,也不是问题,只是生活艰苦点。身体好就可以了,不要把钱看的太重。我的命大,到哪里都伤不到我,从小到大,我感冒了,吃点药就好,一颗针都没打过。


现在回想起来,田丰老师真是好人,他办传习馆,培养学生,不容易。他坚持不下去,传习馆解散,他也去世。在传习馆的时候,我也没想那么多,自自然然的,因为有出路,就去了传习馆。现在想,我觉得传习馆的理想还是要坚持,民族文化的根要有,民族文化要发扬光大。田老师找我们的时候,我就不在乎钱多钱少,在传习馆学习,钱的方面,我不去追求。重要不是钱,是我们的文化,不能丢失本民族的东西,要让它站起来,要给它冲锋,要让全世界都知道。现在,没有了传习馆,有源生坊,一个是老大,一个是老二,传承不能没有,源生坊的事,就是我的事。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