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五十九)普旧芬:田间地头已经很少听到唱歌了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我是1976年生的,进传习馆的时候17岁。我不爱读书,读到小学三四年级,就没读了,停学回家就跟着父母干活,放牛放羊什么的都做。


进传习馆之前,我会打鼓,但只会几套,还学了我们彝族的乐作舞,还有其他那些情歌,反正一样会一点,但不精。那时候,寨子周围,田间地头已经很少听到唱歌了,大家都忙,忙着干活。倒是闲下来的时候,老人们坐在一起绣绣花,自自然然就唱起来了。我跟我妈我奶奶她们在一起,她们唱,我听多了也慢慢就跟着学。


6fb84e6agy1g46l8esjgyj212w0rtu0y.jpg传习馆时期,与来访者合影


农闲的时间,主要是春节。我们春节比较长,春节之后连着祭龙,闲的时间就多了。祭龙是我们彝族很隆重的节日。是过完年之后属牛的那一天祭。祭龙寨子里面就全部休息,我们女的在家里面做做饭,做完饭,就集中在哪一家玩,就绣花,绣着花就会唱起来。


唱的歌有哭嫁歌、儿童歌和山歌。其他有些歌,像情歌和谈恋爱的那些,都不在家里唱,因为都不好意思。对我们民族来说,谈情说爱的事情都不在家里面,要在外面才听得见。


6fb84e6agy1g46l8ja2d5j212w0plnpe.jpg传习馆时期,与来访者合影


6fb84e6agy1g46l8pvlmnj20u0192qv8.jpg传习馆时期到法国演出


我们寨子,最有名的不是唱歌,是打鼓。我们那个鼓,叫栽秧鼓,后来在传习馆又叫绿春神鼓。在绿春,主要是我们寨子有。这个鼓,是三个人敲,两面都可以打。我在家的时候,学了一点,但没学全,去传习馆的时候才学会了整套鼓舞,整套有24套。一边打鼓还一边跳舞,每套鼓点也不一样,有的是栽秧,有的是蒿秧,内容很复杂,我也讲不清楚了。


据老人讲,这个敲有特别的含义。说是没有这个敲之前,那些小孩生下来眼睛都睁不开,耳朵也听不见。后来他们就做了这个鼓,敲一下,小孩子眼睛也睁开了,耳朵也听见了;再敲一下,东边也亮了西边也亮了。敲这个鼓,还有一个好处,说是那些庄稼因此就丰收了。这个鼓,含义特别丰富。


这套鼓,有一个说法是传女不传男。这是现在的情况,据我妈讲,以前男人也会敲的,只是后来才改变的。过去,男人敲这个鼓的时候,要打扮成女人的样子,穿着女人的衣服,戴个草帽,也就是男扮女装。说是这样说,我们就没有见到过了。


我学打鼓的时候,可能有八九岁了。那时候村子里面的鼓,是集体的,我们私人不能用。我们就用竹筒竖起来敲。鼓是牛皮绷的。过六月年(火把节)的时候,村子里就凑钱买头黄牛,每家凑点,牛杀了就吃肉,剩下的牛皮就拿去绷鼓。鼓做好就放在“龙头”家保管。“祭龙”的时候敲敲,栽秧的时候敲敲,一年很少敲。


在传习馆学绿春神鼓,我们跟其他支系的同学一样,都觉得难学,尤其是后面细棍子敲的那个。栽秧鼓是两面鼓,前面两个人用粗棍子敲,后面一个人用细棍子敲。每次敲都三个人。在家的时候,我学的是前面粗棍子敲的,后面细棍子敲的鼓点,我是在传习馆才学会的,在家的时候不敢学,太难了。这两面鼓,前面的和后面,手动的方式不一样,难度也不一样,完全两回事。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