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六十一)李用小:怎么来这么偏僻的一个地方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编者按】

李用小(阿霞),女,绿春彝族

1980年,生于绿春土嘎村

1993年,进入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学习,是当时最年轻的学员之一

李用小(阿霞),绿春彝族艺人,歌舞技艺俱佳。

13岁进入传习馆,直到20岁离去,阿霞的青春记忆里那些好的部分都留给了这个学校。无论是本民族的歌舞,还是其他民族的歌舞,阿霞基本上都是在传习馆才学会的。在传习馆的经历,不仅是歌舞技艺的学习,也包括了世界观的塑造。

回忆这段往事,别的学校进来就是为了离开,而传习馆则是像把所有人都留住了,留在学校安家,让有音乐歌舞相伴的生活永远延续。


6fb84e6agy1g4o0pkwrpvj212w0qhb2a.jpg李用小


来传习馆很偶然。田丰老师来我们村子招生的时候,我还在读书,才十三岁。我看到他们打鼓,又听说是来招跳舞的,就没有参加,只是在旁边看。后来他们跳完了,散了,我就和我的一个同学说:“他们走了,我们来跳一下,我们来跳跳看会不会跳。”我们就自己跳起来。田老师他们走出去一截了,看到我们跳,就返回来了。“哎,这舞跳得好呀,”田老师说我们,“这么小就会跳呀。”我们说:“哎呀,我们随便跳跳。”田老师又问我们:“你们有服装吗?这样小的服装有吗?”我们说:“我们没有,我们只是随便跳跳,我们还是学生。”他说:“这么小的服装你们的父母可以给你们做吗?”


这样东问西问地问了一下,田老师他们就回去了。后来那个通知单下来的时候有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我们就奇怪了:我们也没有考试,我们也不准备去昆明啊,怎么会有我们的呢?但是后来想一想,反正去昆明一趟还是觉得好玩的,觉得外面的世界嘛,就是花花世界,反正比我们这边好,去看一眼学校,去玩一玩。然后就跟我们的父母说学校的书不读了。当时我妈也要去传习馆——她是老艺人,要去教打鼓啊这些——就同意了。


来的那天,我还记得。我们是93年10月27号到的建水。我们红河州过来的学员所有的都集中在建水。我们从家里面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但来到建水后,哇,好多人,一到晚上,他们又吹又唱又跳,好奇怪。我们当时还小,见什么就觉得好玩。在建水见到他们就跟他们一起跳,跟他们一起学,觉得好玩。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我们民族的这些东西还值得保存,根本就不懂。这些道理是在传习馆后慢慢猜懂的。


刚到传习馆还有些意外。我们的第一个校区是西南林学院的校址,不在昆明,在安宁。当时就想:不是要去城里面吗,怎么把我们领到这个地方来了,也没有见到什么花花世界,觉得很奇怪,怎么来这么偏僻的一个地方。刚到的时候,给我们吃的还是面条,觉得好委屈啊,觉得不习惯,因为我们在家吃米饭,面条我们不习惯吃,也不喜欢吃。后来是在久了,慢慢才习惯过来的。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