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六十二)李用小:不让我们出去我们就翻墙出去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传习馆换了好几个校区,但每个校区都是封闭的。田丰老师不允许我们跟流行的东西接触,不准唱流行歌,连逛街也不太允许。田老师不让我们出去,我们就翻墙出去,跑去学校外面玩。那时候真的还小,不懂事,反正就觉得好玩,就跑出去玩,当时还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嘛。


跑出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有时候就是去山上玩,有时候去看火车。在家乡的时候没见过火车,山下面火车“哇~”一响,我们就跑出去,“走!去看火车了,火车来了!”就跑出传习馆,跟着火车一起跑。那时候在学校外面也有一些歌舞表演,我们不上课的时候就溜出去看。他们的跟我们的不一样,有改编,不是地道的。但是看到那些东西我也很想学,觉得很好玩。还有动物表演,有猴子啊什么的,因为没看过,也觉得稀奇。


6fb84e6agy1g4o0poep6ij212w0plhdu.jpg前排左起第二人为李用小


在传习馆,除了上课,我们也要干活。我们养过猪,养过兔子,还砍柴,还自己种菜。传习馆的地都分着种,绿春的种这些,石屏的种这些,红河的又种这些……就这样分。我们种的有白菜、萝卜、青菜、豌豆。没有牛耕地,都是自己挖地,还要抬大粪浇菜。这些活,每天都有,我们有一节课是劳动课。不过,当时我们还小,就是跟着大点的做,重活都是男生做,我也算是轻松的。真正做农活已经是回家结婚以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才知道种地那么苦。


在传习馆也有假期,假期就回家。在传习馆呆久了,就想回家,但回到家,又想着回传习馆。离开家几年,村子里都变了,有些新房子,不知道是哪家盖的,村子有什么新闻,也不知道。慢慢远离,情感上也有了距离。从小都在传习馆,村子里面一个朋友都没有。回去就会无聊,不知道做什么,有时候还感冒,失眠,不适应了。已经把传习馆当做自己的家了,回到这里就特别熟悉,特别亲切。反正朋友都在这边,不想离开传习馆,不想离开大家。


有时候假期回来,我会带点土特产。我们那边就是有花生。我自己也爱吃,所以就带花生上来,带给普艳芳这些。带上来,大家就抢,都喜欢吃。


传习馆最热闹的是开始的两三年,人最多,后来搬了几次家,人也来一些去一些,慢慢变少了,学到的新东西也少了,传习馆也更困难了。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