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 (节选六十三 )李用小:对我们民族文化的认识,是传习馆里学的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我们平时爱跑爱玩,但学的时候还是认真的,学什么都是跳着就去了,对我们来说学就一定要把它学会。传习馆是早上七点半起床,八点上课。上午有两三节,下午有两三节,就跟学校里一样,周末也要休息。我们出去玩,也是下课以后或者周末,平时上课也不逃学。


6fb84e6agy1g4o0phdca4j212w0qne82.jpg

李用小,前排左一


我学跳舞多一些,不过歌舞都是又唱又跳的,所以,唱的也学。我们分班学,其他绿春的主科是花腰歌舞,所以在花腰班多一点,我是打歌班,但跳来跳去,每个班都去过,三道红的、花腰的、纳西的、巍山打歌的、垤施的、哈尼的、佤族的……巍山打歌是主科,我呆的时间最长。


学本民族的东西要比学其他民族的容易。绿春神鼓,其他支系的人学很难,但我们学就容易得多。在传习馆,我们的老师是我妈妈和我现在的婆婆。她们在传习馆时间很短。我们学会之后,后来的学生有些就是我们教了。


去传习馆之前,我没有专门学过鼓,只是会跟着敲四五套。小时候,我妈在我们村专门打鼓,她们去打鼓就把我背上,她打鼓的时候,就拿一个袋子让我睡在边上。那时候是睡觉也听,起来也听,可能就是这样,这个鼓看一下就会了。村子里面节庆的时候,有些人也跟着我妈她们学。没有鼓,用竹筒代替,我也去敲过。


绿春神鼓,按老规矩,一年里头从正月间祭龙那天开始敲,敲到火把节就不敲了。不经常敲,而且也不重视,一年里头就见得了一两次。那时候,我们也就看一看,不懂它的意义,有多少套,也不清楚。


这个鼓受到重视是田丰老师来了之后,他来过我们村子几次。他就跟老人们说,这个鼓多么重要,不要失传。就这么说,老人们也相信了,鼓又慢慢敲起来,重视起来。93年田丰老师办传习馆,就把我们村子的老艺人叫了上来,把全套的绿春鼓舞教给我们这些绿春姑娘,也教给了其他支系的姑娘。绿春鼓传女不传男,所以学的都是姑娘。


对我们民族文化的认识,是传习馆里面学到的。田老师经常跟我们说我们的东西跟外面的不一样,我们才是最重要的。刚去的时候也不懂,但后来,田老师也经常讲,外国人也经常看,见到的人都说我们民族的很好,个个都这样说,慢慢就知道它是真的好了。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