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六十四)李用小:没想到真有一天会离开传习馆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传习馆解散我就离开了,直接回到村子。学校都不在了,我们不得不回去。在外面不好混,因为我们在传习馆只学这些民族的东西,打工需要的那些,我们根本就没接触过,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回去。


传习馆倒闭的时候,觉得好可惜,觉得民族这些东西没什么希望了,希望落空了。当时我真的很不情愿回家呀,回去了这些民族的东西就完了,没人来宣传了,也没人来关心我们这些民族的东西了。当时就这样想的,如果没有解散那该多好呀,但是不可能了嘛。


刚回去的时候,有点不习惯。从小就出来外面,待了七八年,已经习惯那里的生活了,所以,回村子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但毕竟是自己的家,回去没多久就习惯了。然后就想,既然回来了,人也不小了,干脆就结婚,结了婚,然后慢慢在村子里面做一些传承的工作,换个方式继续做点民族文化的事情吧。


6fb84e6agy1g4o1dgyth6j20u013z1l1.jpg

2011年源生坊工作人员滇南走七村,李用小和母亲


以前田丰老师问过我,“阿霞如果你不在这里,你回去以后你会跳这些舞吗?”我就说,我会传下去,可能其他民族的不会,但是本民族的这些我会传下去。现在打鼓这些,我都在我们村子教,我女儿她会敲了。但当时传习馆还在,田老师就是随便问的,没想到后来真是这个结果。那时候,我没想到真有一天会离开传习馆。如果不是倒闭我是不会离开的,如果没有倒闭,我现在可能还在传习馆,我离不开了。


开始的时候,自己不懂,什么民族歌舞,什么传承,什么传统,没有这些概念。但是后来慢慢学了一些,就觉得民族的东西很好,要保存下去。后来在久了,习惯了,就舍不得走了。就喜欢传习馆,喜欢这些朋友,就有这样的想法。


现在,有时候我干活回来累了,或者遇到心情不好了,就会呆在床上,回想在传习馆无忧无虑的日子。其实很怀念,很怀念这些人。我们见到这些人,见到这些老师就觉得很亲切,很想和他们在一起。现在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像过去那样去传习馆,什么都可以的话,我真的很希望把这些民族的东西保存下去,传给下面的人,让全世界都知道。想起这些,有时候也很伤心,觉得我们这些人好可怜啊。


从传习馆回来,村子里面的人对我们很羡慕,因为我们在昆明的时候能够到处演出,去日本、香港什么的。“你们在外面真的好好啊,到处可以走一走。”我就说:“哎呀,以前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到头来还是跟你们一样种地啊。”他们劝我们不要回来,应该继续在外面,他们经常说,回来这边种地,不好呀。我父母也不愿意我们回来。但是没办法,这边不干了,这边的学校不在了,我们在外面能做什么呢?


回来以后,我们也教教传习馆里面学到的东西。绿春神鼓小孩子们好些都开始学了。但是,现在村子里面喜欢的是新改编的,我们过去学的那些地地道道的传统歌舞,他们觉得不好听,觉得就像牛叫一样。他们向往城里面的生活,进城去打工,他们喜欢城里的节目,他们和我们已经离远了。


有时候县里面、乡镇上要排练节目,我也会参与排。这些节目有一些是新改编的,跳得很简单,和我们跳的不一样。我不太喜欢这些,改编得不好就不要改编。但是,农村就是这样,他们不喜欢传统的,而是喜欢新的,喜欢改编过的动作。


99年在世博园,有记者采访我,问:“你们民族的歌舞,希不希望外国人关注?”我当时回答:是,我希望外国人来关注我们,但是更希望中国人来关注。这个当时的愿望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了。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