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六十五)罗新燕:对这个学校期望比较大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编者按】

罗新燕:女,大理巍山彝族

1977年,生于巍山马鞍山

1994年,进入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学习

2005年,进入公立幼儿园代课至今

罗新燕,巍山彝族艺人,天生一副好歌喉,唱、跳歌舞技艺俱佳。

作为曾经的传习馆学员、现在的幼儿园教师,罗新燕的生活,是比较彻底的告别了传习馆。她和她的同学,哪怕是同一个地方的,或者是过去最亲密的,都未曾有往来。这让我们很吃惊,也让我们意识到传习馆在不同人眼中的不同意义。对我们从事音乐保护的人来说,传习馆仿佛只是昨天的事情,是我们要不断翻出来加以理性审视的经验,但在罗新燕眼中,传习馆则是一段被尘封已久的近乎虚幻的记忆。



我以前的家是在巍山县马鞍山乡的红旗支马卡。红旗是一个村委会,支马卡是彝语的一个地名;距离巍山县城有二三十公里。


6fb84e6agy1g4o1t5czmjj212w0pz7wi.jpg

传习馆时期的罗新燕




6fb84e6agy1g4o1tqmhm8j212w0slb2a.jpg传习馆时期的罗新燕


我家有姐妹四个。我有两个妹妹,一个姐姐。我1977年出生。1994年去传习馆时,有17岁。25岁时,我回到村子,结了婚,嫁给一个老师。他家在牛街乡,黑惠江边,挨着临沧了,距离巍山县城有六七十公里。


我小的时候,打歌已经不盛行了。我家是我爸爸比较喜欢,我姐姐大概了解一点,会几个调子,和我同龄的就了解更少了。那时候,村子里也有打歌。过节时偶尔有朝山会,在寺庙里打,这是我见到的。但很少见到哪一家人办什么事情会打歌。现在恰恰相反,每一家,无论办什么事都会请打歌队;现在每一个村子里都有打歌队。


朝山会在寺庙打歌,有人吹芦笙,但笛子都不会吹了。寺庙里供奉菩萨、财神,打歌就是祈祷,听老人说,去观音庙打三支歌一年就会无病无灾。


传习馆来巍山招人时,我刚好初中毕业。我们得到消息,说这个学校传授少数民族文化,只招少数民族。我的一个叔叔在文工队工作,他就带我去报了名。


那个时候中专是热门,高中不是太热,一般的人不会去读高中,因为农村里觉得读高中不是很划算,刚好有这种机会,我就报名了。对这个学校期望比较大,内心里面把它当成中专职业学校。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