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九十一)尼端:要是他要政府管我们,那就好了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6fb84e6agy1g4y9tydtktj20u0190x6s.jpg

传习馆时期的尼端


我去传习馆当老师是97年,是隋嘎组织去的。一起去的老师还有隋嘎、隋嘎的妻子和岩兵,还有个叫岩果的是跟我们去管账。我们的佤族班有佤族学生20多个,也是从我们西盟招去的。我女儿18岁,也和我去了传习馆。


为了保护民族文化,田老师让各个民族的学生跟他们民族的老师学,我们佤族的学生就跟佤族的老师,彝族的学生就跟彝族的老师。我的工作是教唱的和吹的,我的学生有佤族,也有其他民族。其他民族来我们佤族班,能学的主要是舞蹈,唱的很学不会。


在传习馆,我印象深的是他们吵架,跟田丰老师吵,98年我就听到吵了。那些人跟田丰老师说,我跟了你那么多年,你要增加我工资。我们佤族没有吵,我不参与。但佤族学生有意见,说我们才30、50的工资的,我们怎么生活。


99年我们去香港演出,回来我们就离开传习馆了。我们佤族的是一起走的。走之前,田丰老师叫我们去昆明开会,其他民族也一起去。我在安宁守学校,没有去。后来我就搬家了,搬到滇池一个老师那里。住了一个月,隋嘎送我去了土著巢(艺术家罗旭创办的艺术空间),那里我在了差不多一年。


我在土著巢的时候,阿牛(传习馆学员,建水哈尼族)也在。在土著巢,我给来那里吃饭的人表演。我们各自演自己的。客人多的时候,阿牛用泥巴抹在身上拿芒鼓表演,我是弹独弦琴,吹乐器,唱佤族歌。我一月个工资是600块钱,比传习馆时候多,传习馆是300块。客人喜欢我的节目,会给我钱,但都被经理收了。后面我就不想在了,合同签了10个月,也到期了,我就走了,直接回家了。


田丰老师是一个好人。他从北京来云南,就是为我们民族的文化。他重视我们民族文化,想把它传下去,宣传出去。他去世了,太可惜了。


田丰老师对我们很好。98那个时候,他给我一千块钱,让我做两个象脚鼓。说是他买的,但是要送给我们。他说让我们用好这个鼓,把我们传统文化传下去。这个鼓,我拿了一个,隋嘎拿了一个。我那个现在还保留着,演出的时候,我还在用。


田丰老师为我们民族的文化,做了那些事,我是相信他的。我不相信的地方是他不要党不要政府的管理。要是他要政府管我们,那就好了。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