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九十三)岩兵:人头桩哪个寨子挂得多,说明哪个寨子厉害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编者按】

岩兵:男,西盟佤族

1952年,生于西盟打洛部落

1958年,随几个哥哥,逃往缅甸佤邦,并开始佤族乐器的学习

1966年,14岁上小学

1977年,民办教师转正

1981年,从民办教师调入西盟县文化馆,开始了佤族各种传统乐器的学习

1997年,加入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

2005年,参加源生坊组织的美国巡回演出

岩兵,西盟佤族最重要的乐器演奏艺人之一。头人的儿子,西盟老县长隋嘎的弟弟。

作为一个艺人的成长,岩兵属于晚熟型,他是1980年代进入文化馆之后才全面接触西盟佤族的音乐,而那个时候他已经三十多岁。

岩兵是一个头脑灵活,敢于尝试的人。佤族的乐器,他不仅学会了现有的各种类型,他还自己创造。采访时,他告诉我们说,他正在改造佤族乐器,其中包括研制从8个孔到10个孔的管乐,这是之前西盟没有的。


岩兵(后排右一)和哥哥隋嘎以及家人的合影岩兵(后排右一)和哥哥隋嘎以及家人的合影



6fb84e6agy1g545fkrriaj212w0t64qq.jpg毛泽东接见佤族代表隋嘎,岩兵的哥哥



我叫岩兵,2003年从西盟县文化馆退休,家住在西盟县城。


我的名字是读小学的时候,老师乱取的。佤族过去取名字,要按排行取,但解放后这套规矩就乱了,男的都叫岩(读艾),女的都叫娜。我上学之前的名字叫“别能”。“别”是我在我家的排行。老大叫岩(读艾),老二叫尼,老三叫隋,老四叫赛。别是第八个。女的,第一个叫叶,第二叫伊,第三个叫安姆,往下一直可以排到第八个。


这个取名字,西盟的佤族也不统一。我们那里和尼端他们的中课就不一样。我们男的排行老三叫隋,他们叫桑姆;我们老四叫赛,他们叫塞。女的同样有区别,一个部落和一个部落的不同。


解放前,西盟有30多个部落,我家在打洛,是一个小部落。打洛有三个寨子,现在属于西盟县力所乡图地村委会。佤族有小佤,大佤,我们是小佤。西盟现在有七个乡镇,我们力所和翁嘎科是小佤,其他是大佤。


6fb84e6agy1g545g7i0ouj212w0px7wi.jpg岩兵的老照片


小佤和大佤有很多区别,乐器,口音,服装都各有区别,只是区别有的大有的小。我们叫自己“佤罗诶”“罗诶”是“小”的意思,合起来就是小佤。大佤叫“佤龙”,“龙”就是“大”的意思。别人称呼我们叫“赛姆罗”,意思是“山上的傣族”,就是旱傣。真正的傣族叫水傣。我们不是傣族,但我们小佤和傣族有很多相似。


比如,我们的语言有些是从傣族借过来的。我们小佤,从1数到19,跟大佤一样。但20之后,我们就和大佤不一样,跟傣族一样。20,我们叫“得少”,大佤族叫“阿”;30,我们叫“三姆斯”,尼端(中课)他们大佤族叫“额诶”。


小佤和大佤习俗也有差别。大佤族要砍头祭木鼓,砍得很凶,我们不爱砍。沧源、澜沧那边的小佤不砍,我们是住在大佤的边上,也学着砍,但砍得少。解放的时候,解放军打仗杀死的人,埋在土里面,我们偷偷挖出来,把头割下来祭木鼓。


砍人头祭木鼓,现在佤族已经没有了。刚解放那几年都还有,后来被政府禁止了。砍人头的时间,一般是一年的二三月,谷子栽种之前。人头砍回来,要先放在木鼓房,用竹子编个箩箩包起来,竹子的另一头插在地上,立起来。放久了,人头就生蛆,肉就腐烂掉,只剩骷髅。第二年,把骷髅从木鼓房移出去,单独用木头做成木桩,再把骷髅放在木桩上。这个木桩就叫人头桩。人头桩摆放的位置,各个部落不一样。像中课是人头桩围着木鼓房摆,像我们部落是在寨子边,大箐树下面。


人头桩哪个寨子挂得多,说明哪个寨子厉害,那别的寨子就怕它。过去,大佤族的马散最强,砍头最厉害,有一次一个寨子被他们全砍了。有个叫岩老的马散人,现在在政协,过去是砍头英雄,我最怕他了。


砍头也不是见人就砍,要看是什么部落。听老人说我们和中科、班哲互相砍,但翁嘎科和我们就不能砍。还有,我们部落人少,我们一般不敢去砍。去砍别的部落,遇到强的就是去送死。但我们部落也不怕别的部落。我们小,但我们靠山大。我们是从缅甸(佤邦)来的,归巴格得管,我们是他们的人。巴格得在缅甸也砍头,比较厉害,是整个佤族最大的,哪里的佤族都怕它。


砍人头是为了祭木鼓。新木鼓要人头来祭。新木鼓,不是每年都做,要看寨子情况,寨子风调雨顺,那就不做,寨子有火宅,庄稼收成不好,或者有什么重大的不好的事情发生,那就要重新砍木鼓,这就叫拉木鼓。做木鼓有两种树,最好的是红毛树,他是树中的老大,叫“岩(读艾)改”。新木鼓到家,要敲老木鼓,意思是欢迎。但新木鼓不是一来就替代老木鼓,新木鼓一下做不好。要把大树的一截掏空做成木鼓,要好长时间。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