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口述》(节选九十八)岩兵:根据观念来吹




本系列文章节选自《源生坊·民间艺人口述》

西盟文化馆有不同的部门,有负责美术,有管文物,有放录像。群文部门,有两个人,我是其一,专门跑乡下,组织辅导农村老百姓唱唱跳跳。老百姓喜欢的是汉族歌,汉族乐器,对佤族传统的音乐不感兴趣。做活动,乐器有二胡,笛子,独弦琴这些都派不上用场。


但那时候,农村还有一些会玩佤族乐器的老人。我跟那些老人经常打交道,和他们一起坐着,一边喝酒,一边吹乐器玩玩。这样,群众工作也做了,乐器也学了。我在文化馆,学会的乐器很多。你看我到十多岁,才会当力(Dog lid)一个乐器,但我在文化馆这二十年,我学会了各个部落的说话,口音,歌,乐器,现在西盟的乐器,我全部都会。


6fb84e6agy1g545fanbtsj212w0pxnpe.jpg

2005年美国巡演,中间为岩兵


现在,那些老人去世了,村子里没有会的了,听不到民族乐器了。现在连县文化馆,歌舞团,都用碟子放。每回上面有领导来,想听听佤族民族乐器是什么东西,才会把我叫过去,平常也不叫。歌舞团那些歌舞节目都是普洱市那边来创作的。


文化馆期间,我学的乐器重要的有瓦格洛(Veg leih)。这个乐器,也叫佤笛,在西盟很流行,但我们小佤没有。我们和翁嘎科都不吹。我们吹前面说到的当力(Dog lid)和仙箫(Sian sin),这两个乐器,他们又没有。瓦格洛(Veg leih),是竖吹,吹出工调,谈恋爱调,还吹祭祀的调子,就是人死了,在尸体旁边吹了,不同调子节奏不一样。


蔚(Veh)这个乐器,有两个洞,在西盟是通用的,我们部落有,其他部落也有,都是妇女吹。在我们部落可以请太阳神。97年,我们到昆明参加传习馆以后,这个乐器在昆明以“太阳神箫”这个名字出名。

6fb84e6agy1g545fhu9q6j212w0pxnpe.jpg

2009年在北京联合国63周年纪念招待会


蔚(Veh)这个乐器,在西盟有几种吹法。我在中课,我听到一个老奶奶吹过一种,就不同于我们,我听后很感兴趣,就模仿她,也跟她学了。我去翁嘎科,第一次看到他们吹的蔚(Veh)是四个洞。怎么会有四个洞呢?我就很好奇。她们说,要听,到寨子外面去听,我就和我三哥跟着几个妇女去寨子外面听——这个乐器不能在家吹——用小录音机录回来,我听两三遍,就会吹了。翁嘎科这四个洞的蔚(Veh)和两个洞的音不一样,有点像印度的。


呗(Bei),这个乐器,我们部落和中课这一带不一样。我们有我们的呗(Bei),他们有他们的,我们那边的老人也不会吹他们的呗(Bei)。我们的差别在于说话口音不一样,歌不一样。


佤族的乐器,得(Deg)是最通用的,缅甸也叫得(Deg),西盟也叫得(Deg)。这个乐器召集人,伴舞,祭拜龙摩爷(挂水牛头的圣地),都用得上。是一个开头的乐器,跟念经一起吹。


西盟各个部落,我都去过了,它们的乐器我也都会,以我的总结,按音乐划分,岳宋、中课、新厂、马散这些地方是差不多一样的,独弦琴的拉法都一样。差别大的是我家那边。像我们的呗,放牛笛(当力),仙箫(Sian sin),都只有我们那边有(缅甸跟我们一样)。


佤族和附近的拉祜、傣族的音乐,差别也很明显。音乐跟说话的口音、歌有关。傣族说话比较软,它的歌就比较软,乐器也比较软。拉祜族,说话比较硬,他的芦笙硬,竹子也硬,口弦也是硬。佤族不快也不慢。有些歌慢,独弦琴哼着慢;有些歌快,像呗(Bei)就很快。佤族的音乐比其他民族更丰富。


佤族的乐器种类为什么那么多,调子那么多?因为它是根据观念来吹,根据做什么事,在什么情形下来吹。比如,我们要模仿动物,动物有很多很多,我们就要做不同的乐器,有不同的调子。我们的乐器,有学布谷鸟叫,有学青蛙,有学蛐蛐——独弦琴很静,就模仿蛐蛐来伴奏。


有些乐器,有些调子死人才能吹。像佤笛(瓦格洛),不能在家吹,除非有人死,它代表悲伤,人哭泣的声音。但佤笛也可以吹别的调子,寨子出工的时候,用来吹出工调。不能在家吹的,还有蔚(Veh)。竹竿舞,平时也不能跳,人死才能跳。而且是比较有威望的人死,要镖牛,才跳竹竿舞,一般来百姓家不跳。现在这个舞蹈,舞台上跳,就当做热闹。


有些乐器,有些调子,跟我们劳动,跟寨子的生活有关。召集人的时候,要吹号乐器。比如,牛角号——可以用竹子做,代替牛角号——要遇到火宅,打仗,通知人,才吹,祭祀的时候也要吹。牛角号,是不能随时吹的,它只是一个声音,没有歌曲,就像人叫喊一样。


以前我爸爸,有什么事情——我爸爸是一个头人嘛,他在寨子里要通知,他不会吹号,只能用嘴“嘟……”(手势做成牛角号的样子)。在木鼓房吹,听到之后,“嗯,有什么事?”村民就都来看了。在部落里面,通知事情,先要吹这个响声,这是通知,就是提醒人注意,后面才接着用话来说有什么事。


寨子召集人,也用木鼓。木鼓可以敲,也有不同的节奏。不同节奏传递的意思不一样。遇到火宅,打仗这些重大紧急的事情,才敲木鼓。砍人头这些隆重的庆祝仪式,也敲木鼓。木鼓,过去我们就是听它的音,推断出了什么事,不看跳舞,没有木鼓舞。现在西盟有木鼓舞,舞台上表演,敲木鼓甩头发,要跳得好看。这些都是后来编的。






主编:   刘晓津

责任编辑:   龙成鹏

文编助理:   信卫波

书籍装帧设计:   曹筝琪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