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生坊民间论坛12月22日结束,冬至愉快的来了



IMG_0812_recompress.jpg


IMG_0809_recompress.jpg



IMG_0886_recompress.jpg 微信图片_20191224181745.jpg




e8a3f07993563be9fd9e20a06749e427.jpg

源生坊负责人刘晓津和梅葛史诗传承人郭晓炜


IMG_0829_recompress.jpg

前石屏文化馆馆长 何其祥


IMG_0894_recompress.jpg

前牟定文化馆馆长 丁文龙


IMG_0834_recompress.jpg

本次论坛策划和主持人 龙成鹏


IMG_0896_recompress.jpg

前巍山文化局局长范建伟


源生坊民间论坛1222日结束,冬至愉快的来了



文:龙成鹏


在经历了两届颇具规模的艺术节后,源生坊迎来了一次外界看来风格别致的“论坛”。论坛围绕民族民间音乐在乡村的历史和现状,从传承和地方文化的视角,在连接了地方知识精英、文化干部、民间艺人和省城的研究学者之后,找到了自己明确的定位,在开会开“伤”掉的2019年年末(冬至),结束在倾心的交谈和热烈的掌声之中。


论坛主题中,“农耕文化”关键词,是云南省社科院郭净老师提出。源生坊邀请郭净老师,在创库开会,定下了这个方向。此后,结合源生坊机构的属性,我们小心翼翼地把民族音乐性领域这个宏大叙事,转化为一个背景,并将论坛内容约束在个案的探讨,以及地方知识精英参与等方面。


源生坊机构是一个行动组织,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去重复学术界那种论文报告会式的学术研讨会,所以,我们把某些可能的学术议题,打散进一些长则70分钟,短则30分钟的话题中,围绕话题,我们除一个主持人串场外,安排一个主要发言人,和其他辅助发言人——云南民族音乐学家吴学源先生全程点评,是此次论坛一个重要支持。70分钟那些单元,基本都是以展示——比如舞蹈的反复几次的动作分解——为主,所以整个活动,比较具体,并不枯燥。除了偶尔下面有小孩子的哭声,会场基本没有没有失焦。


参会人员,有些计划中的人物没有到场,甚是遗憾。1938年出生,见证了“吃火草烟”习俗的熊兴祥老馆长,在会议开始前几天突然生病。在此之前,我们亲自去他家拜访,邀请,并访谈了三个多小时,深入了解了他的经历——他的经历,让我们坚信源生坊论坛的地方性取向,不仅于当下的传承实践有帮助,也是搭建学术阁楼的必要一环。另外,赶上年底的许多活动,包括彝族年、艺考、博士后出站等等,一些城市里活跃的学者,非常遗憾地缺席我们的活动。


从“非遗”看,这次论坛,第一天三道红话题,涉及两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三个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其中一人已故,由其后人参加),一个省级传承人;第二天罗罗颇,涉及两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一个国家级、一个省级非遗传承;第三天腊罗巴,涉及一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一个国家级、一个省级传承人。


在云南民族民间文化传承,各级政府有自己的方式和努力,源生坊则又从自己清晰的角色定位出发,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此次,我们邀请的地方上的文化局、文化馆、非遗中心等机构热爱并擅长民族文化的地方精英参与对话,让我们看到了文化传承与嬗变的历程中的诸多意义深远但却可能被主流忽略的瞬间,也对文化在地实践有一些需要进一步消化的收获。


在次,源生坊全体对给予全额支持的梦周文教基金会表示感谢,对吴学源和郭净老师的学术参与表示感谢,对其他一些友情单位、高校的老师们表示感谢,对彝族三支系的文化传承人、文化干部(学者)们的到来表示感谢。




    这次论坛策划很成功一一民间艺人歌午现场展示,动作分解;地州学者民族历史文化演变很接地气的阐释;吴学源老师以一生走村串寨所积蕴而来的精彩点评;主持人龙成鹏依凭长期参与源生坊田野工作的知识经验积累而随机发挥的表述,将论坛讨论步步引向深入⋯2019源生坊音乐论坛是一场生动深入地、别开生面地民族音乐现场交流会,所有在场观众无一不兴致满满,惊喜连连.…

——刘晓津

这次论坛我们真切的听到了来自民间真实的声音!

——信卫波

文化传承,任重道远,我们手拉手,心连心,一步步往前走!
——郭晓炜

我通过这次论坛,各位专家和老师们对非物质文化传承I工作做了很多交流和感言,我深感体会,我作为一个传承人今后一定好好的向老前辈们学习做好传承工作。

——传承人,查文发

源生坊和其他学术机构相比,他不是单一的研究机构,他是一个行动派,一个实践者,它的优势就是灵活接地气。这次的论坛证明了这一点,越贴近田野,越贴近民间越有更高的文化价值!

——曹筝琪娜


作为一个热爱民间艺术的外行,之前观看节目基本看个热闹,这样的论坛,让我对少数民族生活习俗和歌舞的联系有了进一步了解,这使我对民间音乐舞蹈更加兴趣盎然。深刻认识到,要传承民间艺术,最重要的是传承传统的民俗文化。失去了生活的根基,民间艺术就没有了灵魂,最终走向舞台艺术的虚空。

——罗勤

这次音乐论坛的谈话和演出,无不让我感受到云南彝族传统歌舞、乐器、服饰的多样性以及历史文化和艺术观赏价值;其间有各位老师提及传承的辛酸和不易,也有演出的热烈欢快,这些情绪是如此真实,也如此感人。

——王抒予




感谢梦周文教基金会对本次论坛提供资助